s  
当前位置:首页 > 莲蓬鬼话 > 正文

驴叫夜半,公鸡报晓

时间:2018-04-17 12:00:55 来源:www.028huahui.com 作者:华辉网 阅读:
  
  
  像往常一样,吃过了晚饭从家里出来,踩着纷飞的雪花,穿过小区里七零八落的楼宇,我来到了拦河坝上。
  体重又增加了,最近为了所谓的锻炼身体,我偶尔会在晚饭后到拦河坝上散散步,慢走半个小时,其实我觉得这也就是图个心理安慰,你说天天上下班都是坐公交,平时在单位也是一坐一天,回到家不是继续坐在电脑前面打游戏,就是躺着看电视玩手机,每天被父母赶出门走大坝,能有什么意义呢?
  我心里想着最近看过的电影片段,脑子里哼哼着最近流行的口水歌,伸手掏出烟点上,仰头看着在路灯映射下从漆黑的夜空飘落下来的雪花,然后再低头看着自己在空白的雪地上踩出的脚印,心里一片迷茫,唉,我的未来到底应该怎么过呢?
  我叫大茂,生活在北方一个叫做通化县的小城镇里,从事室内设计工作,其实说白了,我这个设计师,充其量就是个绘图员,除了在网上抄别人的创意用电脑画画图给客户看,自己真心不会设计什么,另外说实在的,把效果图里家具和饰品去掉,真不知道客户除了影视墙和吊顶还想看什么?看窗户?看门?看地面?
  另外我这念了四年大学的人,毕业之后又辛辛苦苦的学了绘图软件,屁颠屁颠的跑到装饰公司来,跟一些个大学都没上过只上过大学生的,出身于电脑培训班的人一起争口饭吃,也真的很是迷茫,不知道我未来的路是什么,应该怎么活。
  一根烟抽到最后一口了,我扔掉了烟屁,呼吸了一口雪天的清新空气,呼,今天可能是因为下雪吧,空气格外的纯净,都有股子甜味了。
  抻了个懒腰,抬头看了一眼河岸,咦?我觉得我抽一根烟的时间,应该走很长距离了吧,怎么还离大桥这么远?难道我在原地踏步?我回头看了一眼来路,没见一个人影,再回过头来,貌似,前面路灯下的背阴里站着一个人?
  那阴影里的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羽绒服,好像在看着我?我眯缝着眼睛看着他,一步一步的靠近,这人好奇怪,看我干啥?要抢劫?不能啊,就我这将近两百斤的体格身材,傻子才会想抢劫我啊,我要是理个大光头,带条大金链子,再夹个手包,这形象,你可以脑补一下那首“大哥别杀我,我把枪都给你”,换了是你,会不会想打劫我?
  就在我们相聚七八米的时候,我假装看风景一样岔开了视线,继续看向前方。
  “哎”他叫了一声。
  “恩?”我看向了他。
  “还,记得我吗?”
  我停下了脚步,左右看了看。
  “你叫我?你是跟我说话?”
  “恩,你还记得我吗?”
  我瞪大了眼睛仔细的看着他,虽然我就算瞪眼,眼睛也没大多少,他在路的西边,我在路的东边,就这样在路的两侧,他看着我,我打量着他。
  那人身高大概在一米七五左右,短发,秀气的五官,瘦瘦的,双手带着黑手套自然下垂在身体两侧,穿着呢子棒棉鞋,目测没带凶器,
  我瞅了他半天,好像不认识他,应该不是劫匪,可能是想找我要点钱买烟?以前我就遇见过有不认识的人跟我套了一大顿近乎,最后我也没想起来他是谁,终了要了两块钱买烟的人……
  我摇摇头,笑了笑:“呵呵,你认错人了吧,我好像不认识你啊”然后抬腿继续向前走。
  “茂子,你真不记得我了吗?”我顿时惊奇的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你认识我?”
  这下我真的好奇了,他知道我是谁,可我真的一点印象也没有,我不认识他啊!我再次确认了这副面孔的五官组合,我不认识!他掸了掸身上的雪,淡淡的说:“茂子,你不记得我就对了,这不是一句两句能说的清楚的,你想不想知道我是谁?”
  我顿了顿,最后看了他两眼,再次确认了脑子里没有这个存储单位,坚定的摇了摇头:“不想!”回头继续往前走,我眼角的余光警惕的扫着身后,听着身后的声音,心想,这B神经病吧?认识我的人多了,知道我叫什么跟我打招呼我不认识的几乎几天就能遇见一个,又不是长发妹子,我管你是谁呢!
  走了两步,我回头看了看他,那人站在路灯下,雪花在灯光的映照下哗哗啦啦的落在他身上,他并没有跟上来,依旧站在路灯下看着我,我回过头,打算从最近的路口拐回家去。
  身后响起了他的声音:“你2009年去过长白山。”我又回过了头,再次静静的看着他。这难道是我哪个网友?
  2009年我是和一些网友去过长白山,还认识了一些朋友。
  他继续说到:“我们是在长白山认识的。”
  我的思绪一下子飘回了2009年,我试探着问他:“你是那个,探险俱乐部的?”他摇摇头,“不是,但是我知道你说的那个俱乐部。”我奥了一声:“奥,那你?有事?没事我回家吃饭了奥,我爸刚喊我回家吃饭了。”
  “等等,我有事找你。”
  我心想,终于该找我借钱了……
  那人低下头沉默了片刻,犹犹豫豫的纠结了一下,开口道:“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跟你说。”
  我心想“借50还是借100?”
  “你有段记忆,被我抹去了,而我这次来找你,是想恢复你的那段记忆,帮我点忙。”
  这下我心里彻底服了,这逼就是个神经病,我这次连回应都没有,马上转身下了拦河坝,头也不回的进了小区,心里骂道:“傻逼吧,滚踏马犊子!”可让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我刚出楼角,就见到一个人背对着我站在前面的路灯下,黑色的羽绒服、黑手套、呢子帮、飘落的雪花……
  握草!这什么情况,他回过头来,还是那张清秀的面孔,还是那个嗓音“我需要你的帮助。”
  这下我慌了,我撇下了大金链子光头大哥的气魄,转身向着小区大门撒丫子就跑,可我刚跑了一步我就呆住了,这,这,这,我这不是在大坝上吗!我刚刚不是下了大坝进了小区吗?!
  我再次下了大坝,这次我选了另外一条路,可我刚出楼头,就又看见了那个路灯,那个男人!和,那条我看了三十多年的,蝲蛄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