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当前位置:首页 > 莲蓬鬼话 > 正文

(玄幻)战国游荡录(7)

时间:2018-10-11 18:02:14 来源:www.028huahui.com 作者:华辉网 阅读:
  第07章 勾栏女鬼
  我和小妹策马狂奔,往大梁而来。
  大梁乃魏国都城,仅次于齐都临淄,为当时第二大城。街上店铺林立,各色商品俱全。街旁的摊贩们卖力地叫卖吆喝,身穿罗裙的妇女们不停地讨价还价。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市井气息,热闹非凡。
  行至一处大宅院前,大门紧闭,门前高悬一匾,上书:风月楼。原来这是一处勾栏院。大门上贴着一张悬赏告示:本院有一屋,每夜闻鬼呼。过往行人有法术,施法仗剑把她除。事成之后有重谢,金锭百两来相送。
  我揭榜敲门,出来一中年男人。那人见我二人揭榜,大喜,呼出老鸨来。老鸨诉说了事情的由来。
  两月前,有一女子年方十六,当街卖身葬父,被买入风月楼中。头天晚上接客,遇到一变态之人,受尽百般凌辱,便悬梁自尽了。老鸨不敢声张,把她草草葬了。
  此后,每到晚间,那屋里便会发出阵阵啼哭,到此挥金买笑的客人吓个半死,生意便一落千丈。
  我把马拴于院中,喂了草料。我和小妹吃了晚饭,在院中等那女鬼。到了酉时,果听得楼上一屋传出凄厉的鬼叫声。
  我令小妹在院中等候,独自一人上楼,推开屋门。屋里无烛,趁着月色,见一白衣长发女子坐在床前,哭泣抹泪不止。
  我开口道:"姑娘有何冤屈,可否相告?"那女鬼止住了哭声,问道:"你是何人?到此做甚?"我说:"我是老鸨请来的,不知你有何未竟的心愿,我帮你完成。只盼你早些儿离开此地。"
  那女鬼长叹一声,幽幽道:"奴本良家少女,小名芸儿,与父相依为命。不料天有不测风云,父亲患了急病,撒手归西。奴家贫无以葬父,只得卖身勾栏,以尽其孝。初次迎客,那人满脸横肉,乃一屠夫。腰别一把杀猪刀,奴吓的半死。他把刀架在奴的脖子上,逼奴宽衣解带脱个精光。他让奴躺在桌上,将奴的毛发剃净,拿刀指指点点,此处怎生下刀,此处怎生割肉,竟是将奴当作待宰猪羊一般。用蜡油滴在奴的肌肤之上,痛不可当。最可恨的是,一拳打入奴的下体,用尖刀在奴的双乳臀部割了数十刀,扬长而去。疼的奴死去活来,下体流血不止。第二日,奴羞愤难当,便上吊自尽了。奴死后,心中怨气更深,便欲归来索命。也曾见那屠夫几次,只是他杀猪宰羊日久,身上杀气正盛,奴近身不得难报此仇,是以在此日日哭泣,惊吓了众人。"
  听完她一番叙述,我说:"帮你报仇可以,但我不能杀他,劳你自己动手吧。"女鬼说:"这个自然。"我便下楼叫上小妹,一路飞檐走壁,随她来到屠夫家中。
  这屠夫家境殷实,偌大一个宅院。正对大门五间瓦房灯火通明,院西是个牲口棚,待宰的猪狗关在其中。院当中支一大铁锅,锅中沸水,烫猪之用。两根碗口粗木立在地上,上有两钩,挂着开膛的猪。此刻屠夫正在一块大砧板上分割猪肉。
  女鬼自空中飘到屠夫面前,问道:"识得我否?"屠夫抬头,丝毫不惧,道:"我当是谁,原来是你这骚货!大爷玩了你一晚,第二天便听说你死了,真他妈晦气!"
  女鬼闻言大怒,说:"我要杀了你!"屠夫不怒反笑道:"来呀!我要剁了你!"舞动杀猪刀,将身前护的密不透风。
  我挥剑一劈,砧板咔嚓一声断成两截,屠夫大惊,退后一步。我紧追猛砍,将屠夫逼在墙根儿。
  小妹喊一句:"让我来!"我后退几步,跃至院墙上。小妹挽弓拈箭,三箭齐发,两箭中手,一箭中裆,将屠夫钉在墙上。
  屠夫陡逢此变,哀号不已。汩汨血水顺裆部流下,定是废了。小妹一挥手,将三支震天箭收回,插干血迹,放入剑囊。
  屠夫自墙上跌在地下,双手被射穿,无力持刀。女鬼双手掐他脖子,屠夫发出呃呃之声。不一会儿,便吐舌凸眼而死。
  闻声而出的屠夫妻儿见此情形,大呼:"女鬼杀人了!"我怕那女鬼伤及无辜,便撮唇作啸,呼她快走。
  女鬼冷笑一声,飘至墙头,我三人返至风月楼中。老鸨见我们回来,打听端详。我向她说了女鬼勒死屠夫一事,至于我二人剑砍箭射屠夫一事略去不说,免的她走漏风声。
  女鬼向老鸨承诺,此后不再来此作乱。老鸨欢天喜地给我们拿赏金去了。乘这空,女鬼拜倒在地,谢我不杀她并助她复仇之恩。我说了番劝她弃恶扬善之类的话,她便飘然而去了。
  这一回,捉鬼不成反助鬼杀人,也不知是对是错。
  我兄妹二人拿了赏金,怕多惹是非,便连夜骑马离了大梁城。



打赏

0 点赞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