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当前位置:首页 > 莲蓬鬼话 > 正文

《阴间食堂》不一样的人生……

时间:2018-05-17 00:03:42 来源:www.028huahui.com 作者:华辉网 阅读:
  迫于压力我需要一份工作养活自己,但是自身没有过硬的关系和本领想混个好点的单位很难。
  于是,只好找上了街边电线杆上的小广告。
  这里除开一些棋牌赌博和招聘男模的信息,有一个凤鸣楼的消息吸引了我的眼球。
  凤鸣楼招收一名帮工,限男性25岁至40岁之间。月薪两万,试用一周,转正买五险一金工资翻倍,联系电话:134xxxxxxxx,许经理。
  就字面上的条件我非常动心,当然也知道路边小广告大多数是骗子,但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死马当成活马医试试总可以的。
  “喂,你好,我叫刘天,看到您现在招聘一名帮厨..…”
  “是的。要是愿意可以过来面试。”电话那头直接的令我措手不及。
  思考了几秒,我觉得去看看也行,于是说马上就来。
  电话里他表示不需要交押金,那我心里还有点底,这年头骗子太多了,特别是贴电线杆上的小广告,那是防不胜防。
  随后,我搭乘一辆的士来到目的地,这个地方属于郊区,地理位置比较偏。眼前一条整齐的街道,两边有几家副食店和网吧,最显眼的则是我要找的地方,凤鸣楼。
  之所以说显眼不是建筑多宏伟和奢华,而是一排类似建筑工地临时搭建的住房,一个红色艳丽的大灯笼用一根钢管插在地上,上面写着凤鸣楼三个字。
  说实话,可惜了这个名字。
  不过这个地方真能开出那么高的工资吗?我心里有点慌,甚至担心是万恶的传销,可现在的士费也出了,就是硬着头皮也要上,情况不妙可以撤。
  不是我吹牛,咱学习成绩不咋样,跑步从来不低于全年级前三名。
  走近凤鸣楼门口,只见一个驼背的人从门里出来,他的年纪大概在五十岁上下,皮肤黝黑而且脸上的褐斑比较严重。
  他见到我之后,严肃的表情硬是挤出一点笑容说:“是刘天吧,我是许经理,请进。”
  许经理虽然是个驼背,脸黑又不好看,但是声音特别的有磁性,给人一种安全感。
  我决定来了就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进门之后,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排长方形的座椅,墙上贴着几幅正方形的画,灯很普通就是家用的节能灯,总而言之就规模和设施来看不就是食堂嘛。
  四处简陋至极,并且冷冰冰的。
  “小刘啊,我暂时就这样喊你吧,显得亲近。我们凤鸣楼对于外表没有过分追求看着很简单,其实是很特别的。我们的营业时间在晚上,白天休息,工作时间是晚上10点到凌晨四点,单休,国家规定节假日三倍工资,薪水每个月十五号发放。”
  许经理说完微笑的看着我。
  我则心里算到每天6个小时的,上下班时间比较晚,但对于我这种夜猫子而言根本不是问题,很符合我的生活习惯,可以试试。
  于是我问道:“帮厨做什么呢”?
  许经理连忙说:“客人点餐后你报给我,我做好了,你端过去收钱。”
  “端饭收钱?挺容易的。”我摸了下鼻子说道。
  这时,许经理又补充道:“但有三个规定,一是不准跟任何人透露凤鸣楼的餐品信息,二是不准主动跟客户聊天,并且下班要在这里休息,白天再回去。三是不允许在食堂抽烟,这里是工房,墙体垫的海绵很容易发生火灾”。
  我点点头,心里略微权衡了一下,看在两万月薪的地步,也要干上一干。
  “行,我干。什么时候上班?”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许经理点点头,黝黑的皱脸笑成了一朵“菊花”说:“今晚九点过来,先熟悉下环境。”
  “行,那我先回去准备,晚上过来。”
  说完之后,许经理目送我离开,回家的路上我心里美滋滋的,终于摆脱了无业游民的称号。
  回到家里,我洗了个澡就睡了一觉,毕竟第一天上班又是晚班,不能打瞌睡。时间过的很快,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整了,起来泡了一碗桶面就穿好衣服出门,随手拦了个的士,心说以后还是要买个电动车,不然车费花销太高了。
  夜晚这条街仍旧很冷清,除开网吧的招牌还亮着灯除外,一片漆黑。
  的士司机说:“这么晚你来这里干啥?鬼打死人的地方。”
  我笑着说:“上班。”
  的士司机诧异了一会说:“你真会挑地方,这个地方晚上不太平,自己注意点,对了,我多一句嘴,碰到不认识的人千万不要搭腔,邪的很。”
  我感谢了几句,就前往凤鸣楼。
  许经理很快就出现了,他手里拿着一个颠勺,穿着白色的工衣笑着说:“来了,先吃点东西,现在还没到营业时间。”
  我心说徐经理真好,嘴上说不用,但身体诚实着。
  进到凤鸣楼里面,这里简直就是一个食堂,不知道为什么叫楼。
  许经理要我找个地方坐,很快就来,我坐在椅子上好奇的看着四周,发现不显眼的地方有一个楼梯,原来有二层,上面还挂着一串风铃,白天没仔细看,还真没发现。
  突然,一种特殊的香味扑鼻而来,很好闻。
  我如同几天没吃饭,口水顺着嘴巴往外流。
  许经理单手托着一个托盘,很沉稳的走在我身边,然后拿毛巾在桌子上快速的擦了一遍,又拿出一张白纸放在桌子上,随后一碗散发着热气的面条搁在上面。
  面条如白玉一样散发出光泽,勾的我食欲大振。
  “吃吧,别饿着自己。”许经理笑着驮着背慢悠悠的离开了。
  等他走后,我拿起碗咬住一根面条,吸溜一口发现真的太好吃了,滋味甚至无法形容,我并不是美食家,但真的太太太好吃了。
  吃完面条后,我把碗底也舔了一遍,活了这么多年,从来没舔过碗。
  徐经理这时又出现在我的面前,收起碗筷说:“你先坐一会,待会客人来了,先招待他入座,然后拿出这张菜单给他就行。”
  我拿起菜单一瞅,发现上面是很普通的样式,最特别的是只有饭和面。
  休息了大概十分钟左右,我上了个厕所,熟悉下环境很快就到十点了。许经理一直在厨房,我的流程就是招待客人入座点餐端饭和收钱。
  凤鸣楼还规定上班期间不允许坐在餐桌上,顿时我有些脑袋疼,要站六个小时。
  叮叮叮的响声突然传来,很快我就迎来了第一个客人,只见他穿着如乞丐一样,蓬乱着头发,浑身脏兮兮的散发出一阵臭味。
  徐经理说了来者皆是客,而我又不在乎他是不是乞丐,反而觉得能来是种缘分,人家也是造孽。
  随即,迎上去说道:“您好,欢迎来到凤鸣楼。”
  乞丐猛的一抬头,黑色的眼睛瞪着我一眼,吓了我一跳,他随即低下头说:“我饿了,好几天没吃饭,给我来碗青菜炒饭。”
  我点点头,心说他是常客嘛?我连菜名都没记全,他倒好张嘴就来。
  把他带到座位上后,便对着厨房说了一句:“青菜炒饭一碗。”
  很快里面的铃铛响了一下,以做回应。
  凤鸣楼固定上班期间不能坐,我站在靠近厨房拿餐的地方,看着乞丐低着头,一双脏兮兮的双手放在桌子上,我心想等会儿该怎么用餐,于是好心拿出一包湿纸巾递过去,没有说话。
  第一个规定就是不准主动找顾客说话,但我可以不说,大家都是明白人。
  乞丐用手拨开蓬乱的头发,露出一双瞪着的眼睛,他不是生气,而是眼球往外鼓着看得我瑟瑟发抖。
  他的外表实在不敢恭维。
  脸像变形了一样,五官错位似的,下巴都是歪的。
  他没有拿纸巾,而是将它推开摇摇头,并且竖起食指摇一摇示意不要说话。
  看来他也知道这里的规矩,然而等我转过头看见许经理在取餐处不高兴的模样,心里咯噔了一下,心想我没有主动说话,只是递给他一包湿纸巾擦手而已。
  徐经理看我走过来并没有责怪我,而是说道:“也许你是好心,但并不一定做的是好事,端过去吧,等会客人会越来越多,甚至千奇百怪,你别太好奇,做好自己的事就行。”我点点头,心想只要给钱就行,不管谁来我都接待,在我眼里没有贫富之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