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当前位置:首页 > 莲蓬鬼话 > 正文

鬼物老公缠上身【外婆说我八字软,从小为我祈福,可仍旧不管用。】

时间:2018-04-23 00:01:09 来源:www.028huahui.com 作者:华辉网 阅读:
  
  


  外婆说我八字软,从小为我祈福,可仍旧不管用。14岁那边,我随父母去国外旅游,在一座神庙里被人污了身子,至今我都不清楚它到底是人还是鬼……



  1.梦境重现
  一个沉重的身影压了上来,周身透着寒意,我本能的要推开它,却发现身体动不了,睁不开眼睛。

  冰冷的舌头辗转在我的唇瓣,有力的手掌在我身上游离,捏过柔软处,小腹,又蜿蜒至从没人碰过的私密地带。

  “嗯~”

  我忍不住轻哼出声,他的舌头趁机滑进我的贝齿内,勾起我的舌头,吮吸着。两只手轻轻撩拨我的身体,很快我全身热了起来,弓起了身子。

  一只手伸进我的内裤,我机灵灵的打了个冷颤,他游走在我双唇的舌头趁机伸入口中。我感觉全身一阵燥热,拼命扭动着身体。

  “乖一些,我会轻点的。”

  温柔而富有磁性的声音钻进我的耳朵,痒痒的,我感到有些迷醉,顺从的停止了挣扎,周围顿时一片寂静,猛地,一个冰凉的物体进入我的身体……

  铃铃铃~

  跳动的闹钟把我从梦中惊醒,我猛地坐起来,看着宿舍内熟悉的一切,才松了口气。

  最近我总是做着同一个梦,我凄楚的看着自己玲珑有致的身体,默默流下一滴泪,我清楚的知道这不是梦,是回忆,是伤痛。

  我叫苏晓,今年十九岁,是一个大学生。

  而梦里的一切,那是我14岁那年,跟着爸妈去泰国游玩,在一间我叫不上名字的庙里,里面立着很多尊青面獠牙的神像,看着它们,我莫名的头昏目眩,不小心晕了过去。

  当时游客太多,我脚一软,就被挤到摆有贡品的桌子下,因为桌子盖有衬布,当时谁也没有发现我,爸妈就那么把我落在了庙里,我孤零零的一个人在那庙里待了一整晚,当晚,发生了梦里的一切。

  其实,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当时对我做一切的到底是人,还是鬼,只知道,第二天父母找到我的时候,我裤子上全是血,我的人完全昏迷了过去,还发了39度的高烧,他们再没心情继续游玩,带着我就回了国,而我,在床上昏昏沉沉的躺了一个月才逐渐没事。

  也是从那以后,我只要去有寺庙,有墓的地方,都会特别不舒服,因此爸妈游玩的时候就再也不带我了。

  姥姥人比较迷信,说我这是八字软,总是招惹一些不干净的东西,打我生下来起,她每天都捻佛珠给我祈福。而发生那件事后,她特地去寺庙拜了菩萨,还给我求了一个开了光的绿翡翠吊坠。

  摸了摸胸前的绿翡翠,想着姥姥跟我说的话,她说我命运多舛,而十九岁是个转折点,嘱咐我凡事要多祈祷神灵,不禁苦笑了下。

  简单收拾了下,我和宿舍几个人一起去上课了。

  点名的时候,班长路奇然叫了半天张晓松的名字,没人应答,才发现张晓松没来上课,听着班长点名,我也忍不住纳闷了。

  这节课是经济学老师的课,经济学老师出了名的严苛,至今没人敢旷课,而且张晓松是学习课代表,他不可能带头旷课的。

  班长就直接喊我:“苏晓,你家张晓松没来上课,你知道他干嘛去了吗?”

  张晓松喜欢我这事儿班上人都知道,所以他们总爱开我和张晓松的玩笑,我被班长一句话讲的脸通红。“张晓松跟我没关系,你们别总开我玩笑!”

  话刚说完,就听到班长边上的李子豪拽着班长的衣服小声嘀咕:“晓松昨晚被一个女生约出去了,一晚上没回来!”

  而梦里的一切,那是我14岁那年,跟着爸妈去泰国游玩,在一间我叫不上名字的庙里,里面立着很多尊青面獠牙的神像,看着它们,我莫名的头昏目眩,不小心晕了过去。

  当时游客太多,我脚一软,就被挤到摆有贡品的桌子下,因为桌子盖有衬布,当时谁也没有发现我,爸妈就那么把我落在了庙里,我孤零零的一个人在那庙里待了一整晚,当晚,发生了梦里的一切。

  其实,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当时对我做一切的到底是人,还是鬼,只知道,第二天父母找到我的时候,我裤子上全是血,我的人完全昏迷了过去,还发了39度的高烧,他们再没心情继续游玩,带着我就回了国,而我,在床上昏昏沉沉的躺了一个月才逐渐没事。

  也是从那以后,我只要去有寺庙,有墓的地方,都会特别不舒服,因此爸妈游玩的时候就再也不带我了。

  姥姥人比较迷信,说我这是八字软,总是招惹一些不干净的东西,打我生下来起,她每天都捻佛珠给我祈福。而发生那件事后,她特地去寺庙拜了菩萨,还给我求了一个开了光的绿翡翠吊坠。

  摸了摸胸前的绿翡翠,想着姥姥跟我说的话,她说我命运多舛,而十九岁是个转折点,嘱咐我凡事要多祈祷神灵,不禁苦笑了下。

  简单收拾了下,我和宿舍几个人一起去上课了。

  点名的时候,班长路奇然叫了半天张晓松的名字,没人应答,才发现张晓松没来上课,听着班长点名,我也忍不住纳闷了。

  这节课是经济学老师的课,经济学老师出了名的严苛,至今没人敢旷课,而且张晓松是学习课代表,他不可能带头旷课的。

  班长就直接喊我:“苏晓,你家张晓松没来上课,你知道他干嘛去了吗?”

  张晓松喜欢我这事儿班上人都知道,所以他们总爱开我和张晓松的玩笑,我被班长一句话讲的脸通红。“张晓松跟我没关系,你们别总开我玩笑!”

  话刚说完,就听到班长边上的李子豪拽着班长的衣服小声嘀咕:“晓松昨晚被一个女生约出去了,一晚上没回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