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当前位置:首页 > 煮酒论史 > 正文

步非烟红杏出墙(转载)

时间:2018-10-12 00:01:42 来源:www.028huahui.com 作者:华辉网 阅读:
  宋朝诗人叶绍翁有首名诗《游园不值》:“应怜屐齿印苍苔,小扣柴扉久不开。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这首诗出名就出在了最后一句“一枝红杏出墙来”。用现代语言来解释,“红杏出墙”就是婚外恋,现代人再熟悉不过的一个词语。  红杏为什么出墙?这是一个很复杂的社会问题,三言两语说不清楚。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红杏出了墙,不应该全是红杏一方的问题,至少说明双方的感情一定出了问题。大家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谈,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而不是使用家庭暴力,这对解决问题没有丝毫意义,只能留下无法弥补的遗憾。

  今天就讲一个红杏出墙的故事,这个故事的女主人公很有名气,就是唐朝美女步非烟。我们看看,步非烟红杏出墙,她错了吗?如果她做错了,错在哪?  说到步非烟,首先要对给步非烟起名字的那位达人表示由衷的敬意,这名字起得太有诗意了,太浪漫了。当然也有称她为“步飞烟”的,其实名字不过是个符号,知道是她就行了。  步非烟是唐懿宗咸通年间(860-874)洛阳人,她的长相绝对是顶级的,“容止纤丽”,见过她的男人没有不流口水的。更难得的是步非烟文才横溢,写得一手好文章,而且她在音乐上的造诣也是一般人望尘莫及的。  自古才女多薄命,步非烟在感情上也经历了许多坎坷。不知道是哪一年,步非烟嫁给了河南府功曹参军武公业做小妾。武公业虽然很宠爱步非烟,但步非烟却对这个脾气粗暴、长相丑陋的男人没什么感觉。步非烟的父亲死得早,她的家世也不太好,后来被无耻的媒婆给骗了,结果就嫁给了武公业这个“丑类”。  步非烟好一朵鲜花却插在了臭烘烘的牛粪上,许多长相对得起观众的俊男们无不暗骂武公业这坨臭牛粪,有你这么糟蹋美女的吗?其实,鲜花完全是可以插在牛粪上的,但有一个前提,就是这朵鲜花心甘情愿地插在这坨臭牛粪上,这朵鲜花才会得到充足的营养。不然,鲜花迟早会枯萎的。

  要说步非烟的魅力就是大,她在洛阳城中有许多粉丝,但大多数人只是把步非烟当成梦中情人,最多就是靠在墙脚边幸福地流着鼻血,然后回家鼓弄柴米油盐酱醋茶了,很少有真正出手的。不过也有比较执着,敢给武公业扣上绿帽子的勇士,比如武公业的邻居赵象。  赵象出身天水赵氏,天水赵氏可是天下名门望族,门第相当高的,宋朝皇帝就出自天水赵氏。赵象看样子好像刚来到洛阳,他并不认识步非烟,应该也没见过。在赵象二十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去世了,赵象按制度在家守丧。  在一次极偶然的机会,赵象从赵家和武家的墙壁缝隙间偷窥到了步非烟,差点晕过去。这个女人太美了,仿佛神仙中人,赵象只偷看她一眼,魂魄就被她给勾走了,满眼都是她的倩影,从此茶饭不思。  赵象不像有些人只会做春秋大梦,他是个敢想敢为的年轻人,喜欢她就追啊,有什么了不起的。赵象已经无法忍受对步非烟的单相思,步非烟这样一块天鹅肉居然被一头癞蛤蟆给吃了,赵象越想越愤怒,决定不惜排除万难,解救身陷苦海的步非烟。  赵象虽然年轻,但不冲动,做事很有条理,他先是来到武宅,把自己的心思告诉了武家看门的老婆婆,想让老太太帮他和步非烟搭上火。刚开始老婆婆面露难色,这事要让武公业知道了,还不打死她。可架不住赵象的金元攻势,只好摇白旗投降,潜伏在武家做内线。  老婆婆趁着武公业不在家的时候,就把赵象真诚而热烈的问候转达给了步非烟。步非烟听说居然有这等事,非常的惊讶,其实她心里很感动,但因为不知道赵象的底细,不好说什么,只是以扇掩面含笑。

  老婆婆拿人钱财,替人办事,找到赵象,把情况给赵象这么一说。好家伙,步非烟不过是礼节性的笑笑,赵象就激动地抓狂了。赵象很有才气,立刻取来一纸薛涛笺,满怀激情地写了一首诗,托老婆婆转给步非烟。  这首诗很快就传到了步非烟的手上,步非烟展开薛涛笺一看,不禁轻吟出声:“一睹倾城貌,尘心只自猜。不随萧史去,拟学阿兰来。”  步非烟呆坐了一会儿,她心跳有些加速,脸色微红,难得有人对她这么痴情,已经轻动芳心。只是她现在是有夫之妇,不敢越雷池半步,就让老婆婆传话:“我见过赵大郎,最为英俊有才的年轻人。可惜我此生福薄,不配让大郎有如此心思。”然后也给赵象写了一首诗:“绿惨双娥不自持,只缘幽恨在新诗。郎心应似琴心怨,脉脉春情更拟谁?”  老婆婆不辞辛苦,又跑到赵家,把诗交给赵象。赵象激动坏了,一连念了四遍,细揣诗意,知道步非烟已经动意了,大喜出声:“天助我也!这事有门。”  赵象此时诗情大发,又作了首七律:“珍重佳人赠好音,彩笺芳翰两情深。薄于蝉翼难供恨,密似蝇头未写心。疑是落花迷碧洞,只思轻雨洒幽襟。百回消息千回梦,裁作长谣寄绿琴。”然后就等着步非烟那充满迷幻色彩的回信……  可是半个月过去了,也没见老婆婆过来送信,难道走漏了风声?或者是步非烟不想和自己来往了?赵象非常紧张,失魂落魄,好不窝心。赵象其实多虑了,步非烟不过是这段时间身体有些不适,在室中静养。  等步非烟身体恢复之后,就让老婆婆送信过来了,其实还是一首诗:“无力严妆倚绣栊,暗题蝉锦思难穷。近来嬴得伤春病,柳弱花欹怯晓风。”

  赵象终于摸清了步非烟的心思,她已经对自己有那个意思了,诗中暗示可以在适当的时候“密切”两人的关系。赵象真动了情,写了一封信,大意是:我相信我们之间是前世结下的缘分,自从一窥芳面,日思夜想,好不凄凄。我可以对太阳公公发誓,我是真心爱你的,希望有机会能和你见上一面。信中又附了一首诗:“见说伤情为见春,想封蝉锦绿蛾颦。叩头为报烟卿道,第一风流最损人。”  步非烟看完信后,有种很强烈的感觉,她知道很快就要和赵象发生“故事”了,她实在无法忍受武公业那张丑脸,她是个女人,她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  步非烟又回了一封信,把自己的家世和嫁给武公业的经过告诉了赵象,信写得极为暧昧,甚至提到了“贾午偷香”的典故,意思再明白不过了。信中附诗云:“画檐春燕须同宿,洛浦双鸳肯独飞。长恨桃源诸女伴,等闲花里送郎归。”  老婆婆的敬业精神实在令人感动,收了人家的钱,就应该为人家办事。她又巴巴地跑到赵家,把书信交给赵象。赵象打开看了一遍,知道他苦等好久的那一刻即将到来,那份激动,无法用语言形容。但具体时间还要等步非烟通知,总不能在武公业的眼皮底下发展关系吧。  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来了,这天傍晚,老婆婆面带喜色地闯进了赵宅。见着赵象,老婆婆笑着把步非烟的原话告诉了赵象:“今天晚上武公业在府衙门值班,这是我们见面的最好机会。你如果真对我有意,就过来吧,我等着你。”  赵象激动得差点哭出声来,能走到这一步,真是太不容易了。天刚擦黑,赵象就在自家的墙上架了梯子,哆哆嗦嗦地爬到墙上,然后踩着步非烟早就放好的木榻,溜了下来。  赵象刚下榻,就看到步非烟身着盛装,打扮得花枝招展,站在花坛前面。赵象一个箭步窜到步非烟的面前,贪婪而执着地看着步非烟,却没有说话,因为激动得根本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步非烟不想浪费时间,拉住赵象的手,深情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拉着他低头朝寝室走去。二人相携入得红罗帐,这一夜的缠绵和激情,已经无法用语言形容,人之在世最快意事,莫过于此。  梦总是要醒的,鸡鸣三声,天已渐亮。步非烟知道不能再留赵象在这里呆着了,万一武公业回来,这麻烦就大了。二人又拉着手肉麻了一会儿,才依依不舍地分开,赵象爬过墙头回家了。  步非烟出轨了,犯规了,应该给她亮一张大大的黄牌。可是,我们忍心这样做吗?她是个女人,她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这种幸福的感觉,在武公业那里是永远得不到的。幸福是互相给予的,武公业从来就没有给过步非烟幸福,有的只是他单方面的快乐。  步非烟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不过她也知道,以她现在的处境,和赵象的这种关系只能偷偷摸摸地维持,见不得阳光的。即便如此,步非烟也非常的满足,人要学会知足,知足本身就是一种快乐。

  他们平时还是靠书信联系,写几首情诗,互相倾吐对另一半的思念。差不多每半个月左右约个时间偷偷地见次面,当然都是趁武公业不在家的时候。每次见面,都是干柴烈火地熊熊燃烧,人生就应该有点激情。  二人的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好,除了看门的老太婆外,他们相信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们之间的事情。武公业也真是笨得可以,平白做了一年多的乌龟,居然没有发现步非烟有任何的异常现象。  不过百密之防,终有一疏,步非烟算计住了武公业,却偏偏漏掉了自己身边的使唤丫头。这事其实要怪步非烟自己做事不谨慎,曾经有一次,因为一点小过失,步非烟用鞭子抽打了这个丫环。其实主母责罚家奴在过去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问题严重的是,这个丫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窥见了步非烟和赵象偷情!这下麻烦就大了。  女奴为了报复步非烟,悄悄地把这事捅给了尚蒙在鼓里的武公业。武公业听完后,嘴张得老大,居然有这事?不会吧。武公业不敢轻易相信女奴的话,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为了查明真相,武公业设了一计。  这天傍晚,武公业和往常一样,吃过晚饭,告诉步非烟晚上有事,不回来了,然后大模大样地假装去上班。刚出了门,武公业见周围没有人,一个箭步窜到了后墙角隐藏起来,准备捉奸,他倒要看看,敢给他戴绿帽子的那个人究竟是谁。  果然没多久,武公业就看见步非烟踩着碎步来到后院,然后从邻居赵家的墙上爬上来一个年轻人,武公业仔细一看,他认识,居然是赵象。武公业想再等等,看这对狗男女还能玩出什么花活,捉奸要有第一手的证据。  步非烟和赵象平时都是这样见面的,步非烟靠着墙角醉心地吟诗,赵象骑在墙头上色眯眯地含笑看着心上人。他们没有想到,灾难正一步步靠近他们。步非烟吟完诗后,准备示意让赵象进来,她有些按捺不住了。  还没等赵象往下跳呢,就听见有人大喝:“狗男女!果然无耻!”然后从黑暗中跳出了一个粗壮的男子,二人一看,居然是武公业!步非烟的心猛的往下一沉,知道要坏事了!  赵象也真不够意思,看到苦主来了,他第一个想到的不是如何保护步非烟,而是想着怎么逃跑。赵象立刻掉身想跳,被武公业一把给拽住了。赵象拼命地挣扎,结果被武公业把他的上衣给扯掉了,光着上身的赵象狼狈地跳回院子里。  武公业暂时还不想管赵象,先收拾那个贱女人,然后再收拾这个奸夫。怒气冲天的武公业上前扭住步非烟,连踢带骂地拽回了屋,把步非烟捆在大柱子上,用鞭子狠狠地抽打。步非烟本指望赵象能跳下来救她,结果他却自己跑了,步非烟的心彻底凉了。所谓的海誓山盟,原来都不过是一场美丽的幻梦,梦,总是要醒的。  步非烟知道自己的末日到了,闭上眼睛,忍受着武公业的鞭子,她不想多说什么,事已至此,没什么好说的。武公业也够狠,把步非烟打得遍体鳞伤,浑身是血。一直打到半夜,武公业也打累了,丢下鞭子,坐在地上打盹。  步非烟感觉身上很痛,她的下意识告诉她,她想喝水,然后睡觉。她挣扎着睁开眼,告诉站在一边看热闹的使唤丫头:“快,给我倒杯水,我口渴……”  丫头回去倒了杯水,然后走到步非烟近前,将杯子对着步非烟的嘴,慢慢地喂了进去。步非烟喝完后,感觉非常舒服,慢慢地,闭上了眼睛,睡去了。  过了许久,武公业从睡梦中醒来,伸了个懒腰,拾起鞭子,准备再抽打这个贱人。这时他发现步非烟有些不对劲,垂头散发,一动不动。武公业上前一看,步非烟已经完全没有了生命体征,死了。  死就死了吧,不就是一个下贱的女人么,让他戴绿帽子,就应该是这个下场。武公业把步非烟的尸体从柱子上解下来,然后对外声称步非烟得病暴死,过了几天,就把步非烟草草地埋在了北邙山上。好端端的一个女子,怎么说死就死了,街坊邻居们根本不信,但没有证据,谁也不好多说什么。  至于步非烟曾经最深爱的情郎赵象,他并没有选择为了步非烟而和武公业决斗,武公业没来得及报复他已经是他的大造化了。赵象换了件衣服,易名逃向江南,换个地方发财去了。  步非烟为了追求幸福,结果用自己年轻而美丽的生命作为代价。但是,步非烟追求到幸福了吗?
  

打赏

1 点赞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