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当前位置:首页 > 煮酒论史 > 正文

西欧与华夏封建社会史概论 西 部(四)

时间:2018-10-12 00:01:48 来源:www.028huahui.com 作者:华辉网 阅读:
  中世纪中期(公元1000——1300年)

  野兽,绝不会轻易地成为人类的朋友和助手,君权不甘愿受到驯服。
  公元1073年,“教皇国”教皇格列高丽七世颁布敕令:教皇的权力高于一切,统治所有的教徒,有权任命各国的主教,有权废除各国国君、审判和惩罚各国国君,任何人不得审判教皇。
  德国国王亨利四世为了维护君权,拒绝接受教皇的敕令,自行任命德国主教,并召开宗教会议,宣布废黜教皇。

  亨利四世凌驾于教皇之上、分裂教会的行为,受到教皇坚决而有力的反击:宣布剥夺亨利四世的权力,开除教籍。
  教士和公侯普遍支持教皇的决定,要求亨利四世暂时放弃国王权力,宣布效忠教皇,并且,必须在一年之内获得教皇的赦罪令,否则废黜他的王位。
  在信徒们的巨大压力下,亨利四世被迫签署了服从教皇的保证书,表示忏悔自己的严重罪行。为了表示自己的虔诚,亲自到教皇驻跸地卡诺莎,向教皇谢罪。

  亨利四世赤足露顶,在冰天雪地中站了四天,才得到教皇的传见。
  亨利四世俯伏在地虔诚的说:“教皇陛下,我的主,我冒犯了您,冒犯了上帝,特来向您忏悔,向上帝忏悔,祈求您和上帝的宽恕和慈爱。”
  教皇指出了他犯罪的严重性质后,仁慈地说:“从你此行来看,你的痛悔是真诚的。上帝永远是忍耐和宽恕的,为了他的慈爱,我将松开诅咒的锁链,让你重新回到教会的怀抱中来。”

  亨利四世虽然得到宽恕,但君权却受到威胁,德国公侯宣布废黜他的王位,选出了新的国王并得到了教皇的支持。
  亨利四世并不甘心,用武力战胜了新的国王,亦再度宣布废黜教皇,并任命一名敌对教皇克莱芒三世,随即进军意大利,攻陷罗马,教皇格列高丽七世仓皇南逃。
  亨利四世要让教皇成为他的奴仆,为他的君权统治服务。

  公元1085年,格列高丽七世死于意大利南部,他的继任者乌尔班二世于三年后在南部当选教皇,乌尔班高举“教权至上”的大旗,以基督精神号召,联合一切反抗亨利四世的力量,终于战胜了众叛亲离的亨利四世,夺回了罗马。公元1106年,在凄风苦雨的日子里,亨利四世死了。

  乌尔班二世“教权至上”的胜利,避免了欧洲走向“家天下”的歧途,拯救了欧洲。当然,根本的原因是广大的基督徒拯救了欧洲。
  这场神权和君权的争斗,最终由他们的继承者以协商的方式结束:主教在领地上的宗教权力由教皇授予,负责确立社会道德、垄断思想意识;政治权力由国王授予,负责维持社会秩序、保护国家安全。

  上帝的代表和人类的代表重申了一次《新约》中的约定:上帝的归于上帝,凯撒的归于凯撒。当然,此约定有一个必不可少的前提:凯撒(皇帝)必须是上帝的羔羊、上帝的奴仆。

  根据这一约定,执政者认定自己的权威来自上帝,上帝的话就是真理、就是法律;执政者认为不同的信仰就是异端,容忍异端,会导致失去对上帝的敬畏,导致道德混乱;任其发展,就会破坏法律和秩序,导致社会结构分裂,危害王国的稳定和安全,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在这种语境下,只要谁被指控为异端,就会被当地的领主判定为严重犯罪,与其他刑事犯罪者一样被处以极端的刑罚,没有公正的审判,滥杀无辜比比皆是,许多不同见解的人成了世俗领主或宗教虔诚者手中“自由裁量权”的牺牲品。

  教会看到了滥杀无辜的严重性,它违背了上帝慈爱之心,必须采取措施制止。

  公元1184年,教皇卢西乌斯三世为此目的创建了“宗教裁判所”。
  宗教裁判所的宗旨:要让被指控的异端分子得到公正的审判,审判由神学知识丰富的法官主持,其法律依据是《教会法》,并按照其法定程序审理。

  神学法官有责任按照基督耶稣的教导,把异端分子带入正途,让迷途的羔羊回到上帝身边;结果,宗教裁判所为绝大多数异端嫌疑人提供了逃脱死刑并重返社群的机会;只有极少的顽固异端分子(绝大多数是利用迷信骗人钱财的巫师)才会被宗教裁判所逐出教会,交给世俗法院审判,基本都是依据“危害国家安全罪”判处火刑。

  宗教裁判所高于世俗法院,它可以审判任何异端嫌疑人,包括国王。
  宗教裁判所是“宪法法院”的雏形,是“国际法庭”的先驱,是《自然法》的司法者,是“依法治国”的进步。
  宗教裁判所,成了统一思想的保证,成了维护法治的权威,成了上帝至高无上的标志,成了神权专制的象征。

  对王权的约束,是教会和贵族的共同目的。
  公元1215年,在教会和贵族的巨大压力下,英国国王约翰与贵族订立契约:《英国大宪章》。
  《英国大宪章》的主要目的是限制国王权力,为平民确立了一些政治权利与自由,如:私有财产不受侵犯,赋税由议会确定(无代表权不上税);保护家庭、妇女和儿童权利;保障教会不受国王的控制,实行政教分离;改革法律和司法,确立司法独立,任何人未经审判,不得受到君权伤害,国王及皇室成员必须遵守法律。

  国王和贵族们经历艰难的讨价还价,对《英国大宪章》反复修订,定格为宪政性法律文书。
  《英国大宪章》开创了“君主立宪”的先河,人类迎来了宪法政治时代。
  宪法:是信仰范围内,约定公民基本权利与义务的契约,是尊重和保障公民权利,限制公权力的根本大法。

  契约社会,必然催生“人身自由”、 “经济自由”。
  农业经济的发展,物质需求的增加,使手工业、商业逐渐发展起来。
  一部分人脱离了耕地,集中到了交通要道,专业制造各种生产生活用具出售,随着行业的增多,逐渐形成市场,市场被高墙围起来变作城,“城墙”和“市场”组成了“城市”。

  这样的城市,规模并不大,人口少则几千,多则几万。
  城市的手工业者,根据不同的专业分类,成立了自己的行会,每个行会选出自己的首领,设立会所,制定行业规范,避免无序竞争。
  随着商业的发展,各个行会又联合起来,成立了市场议会,选出了市场首席执政:市长。

  经过与国王、主教的谈判和抗争,大多数城市与国王、主教签订契约:城市缴纳税款,获得相对的独立,拥有自治权。
  市长成了城市的法定代表人,市场的工商业者,以前不论是自由民或是逃亡的奴隶,都成了权利和义务相等的自由市民(公民);他们成立自己的法庭,铸造金属货币,成立保卫城市的军队和警察。

  商业的继续发展,使得城市间的经济往来逐渐频繁,与金属货币等值的“汇票”在城市间流动起来,为获取利息的“银行”应运而生,共同出资做生意的“合资公司”相继诞生。
  随着经济的发展,市民逐渐增多,在行业规则的基础上,各种生活规则相应出现,形成了相对独立的地方法律法规,使地方自治不断完善。

  地方自治,意义非常重大:它使一部分权力(立法、司法、行政)从君王手中分离出来,变成了市民的民主权利;城邦民主制的复活,使不同地域能够发挥各自的经济优势,参与平等竞争,为资本主义的全面发展,奠定了基础。

  西欧城市,是现代商业、金融业的摇篮,市场经济的摇篮,资本主义的摇篮。
  《圣经》中的神圣法律,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启示,再次成了促进社会发展的决定因素。

  经济发展刺激贪婪的人性,必然产生扩张的欲望。
  公元七世纪初,在“犹太教”和“基督教”教义的基础上,穆罕默德(公元570年—632年)创建了“伊斯兰教”,统一了阿拉伯半岛,彻底毁灭了古阿拉伯的“多神崇拜”文化。

  穆罕默德死后,他的继任者建立起伍麦叶王朝和阿拔斯王朝,地跨亚、非、欧三大洲,于公元638年占领犹太教和基督教圣地耶路撒冷。在公元11世纪晚期,耶路撒冷的犹太教及基督教圣殿遭到穆斯林的大肆破坏。

  公元1095年,在拯救圣地和救援东罗马帝国的口号下,罗马教皇乌尔班二世亲自发动了第一次“十字军东征”。
  经历了前后九次东征,历时近200年,十字军付出了极大的代价,耶路撒冷几经易手,最后,十字军以失败告终。

  “十字军东征”虽然失败,却为西欧打开了世俗文化封闭的大门,阿拉伯人和东罗马帝国保存并发展了的希腊科学文化重新出现在西欧人的面前

  理所当然,市场中的公民——市民,对知识的需求比贵族、骑士和农夫显得更加紧迫。
  从西罗马帝国灭亡之日起,罗马、希腊的世俗文明就在西欧沉寂了,只有基督教神学才得到迅速发展,以罗马方言拉丁语为专用语言的“经院神学”成了唯一的知识教育,除此之外,整个西欧处于文盲状态。

  为了更好地管理国家和城市,从查理大帝时期起,西欧就出现一些教堂学校,形成了大学的原型。
  公元1200年,巴黎大学得到国王腓力二世批准,成了欧洲第一所正规的现代化大学。
  其他大学相继成立,大学基本课程,仍然局限在文艺、医学、法律、神学四科,哲学与自然科学的研究被严格禁止,牛津大学的罗杰.培根因科学实验被长期监禁就是一个典型例子。

  这样的大学,显然与市民的需求有很大距离,市民的自治精神与大学的思想专制发生巨大矛盾。
  矛盾常常演变为暴力冲突,为了解决社会矛盾,更能适应社会,学生们不断反抗、罢课,教会不得不顺应学生的要求。

  公元1231年,教皇敕书《学问之母》,成为巴黎大学大宪章。
  教皇承认大学为一个法人,在信仰基督的原则上,可以拥有自主性的建制、自主性的教学内容和形式。
  大宪章使大学从教会和国家独立出来,获得了教学特权和自治权,教学自由(学术自由、学术自治、学术中立)时代开始了。

  西欧大学,尽管在成立的初期仍然是禁锢思想的藩篱,但却是“经院神学”的巨大突破,最终,教师和学生拆除藩篱,编织成了“言论自由、思想自由”的摇篮,这是市民自治精神的必然结果。

  托马斯.阿奎拉(公元1225-1274),是经院学校和巴黎大学共同培养出来的神学家,他为社会进步作出了巨大贡献,无疑是中世纪最伟大的思想家。

  自从天主教成为罗马帝国的国教以后,由于亚里士多德不信奉上帝,其思想被教会禁止,伟大的智慧逐渐被西欧人忘却。
  从东方走来的亚里士多德,吸引了阿奎拉的目光。他敏锐地感觉到:基督教的神学,不能抛弃亚里士多德。
  阿奎拉通过严密的逻辑论证,证明《圣经》的上帝就启示在宇宙中,人类能感觉和认识的上帝就是:“完美、至上、必然、绝对、秩序、第一因,第一推动力”。

  在逻辑论证的基础上,阿奎拉将《圣经》的上帝和亚里士多德的纯现实调和(即位格神),将上帝旨意和自然法调和,将信仰和真理调和,将宗教和政治调和,将启示和理性调和,将赎罪和自由调和,将拯救和道德调和,基督教神学和亚里士多德哲学融合在一起。

  阿奎拉毕恭毕敬地将亚里士多德引进了上帝的辉煌殿堂,将古典科学请上了庄严的神学讲坛,古典科学必将发生质的飞跃:
  从“探索自然理念”升华到“追求绝对真理”。

  ************************************************************
  中世纪中期的历史进程:
  经济:手工业蓬勃发展,出现城市,初步建立起规范的商业及金融业,有了市场经济的雏形、资本主义的萌芽。
  文化:基督教神学和亚里士多德哲学结合,为文艺复兴、为科学和经济的发展奠定了理论基础。
  政治:神权驾驭了君权,取得了统治地位,开创了宪政时代,平民获得了一些基本权利。

  欧洲地平线上霞光万道,鲜红太阳喷薄欲出。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