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当前位置:首页 > 煮酒论史 > 正文

“建文帝逃亡到莆田”后创造遗留了多少历史文化遗产(三)

时间:2018-05-15 00:00:55 来源:www.028huahui.com 作者:华辉网 阅读:
  “建文帝逃亡到莆田”后创造遗留了多少历史文化遗产(三)
  ——建文帝奠定了莆田九华山在佛教史上的崇高地位

  作者 高廉洪

  一、我国第六大佛教名山在哪里

  我国佛教名山甚多,大家所熟知的,是传统的四大佛教名山:浙江普陀山、山西五台山、四川峨眉山、安徽九华山,它们分别是观世音菩萨、文殊菩萨、普贤菩萨、地藏王菩萨的应化道场。

  这四大佛教名山,多为风景名胜区,多为旅游胜地。

  提到我国第五大佛教名山,很多人就有点陌生了,它是云南鸡足山。

  两千多年前,鸡足山因佛祖释迦牟尼的大弟子饮光迦叶僧抱金褴袈裟,携舍利佛牙入定,而奠定了它在佛教界的崇高地位。

  除这五大佛教名山外,我国还有没有第六大佛教名山?它在哪里?莆田九华山来告诉您——

  二、莆田九华山上的佛光及佛教寺院

  莆田九华山,系北干山脉主峰,山体主要分布在莆田市荔城区西天尾镇境内,海拔741米,是莆田第二高峰。

  九华山上空,经常出现一道佛光。当地故老相传,一千多年前,三祖僧璨(约公元510年-606年)的一个弟子云游到当地后见到这道佛光,于是就在佛光下的九华山(当时称“陈岩或陈岩山”)中创建了霞梧院(今称霞梧寺)。

  莆田的文人墨客很少在报章上或其著述中提到这道佛光,但当地流传至今的“佛光创建霞梧院(今霞梧寺)”的传说证明,这道佛光至少在今莆田九华山上空出现一千多年了。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在莆田第十五中学(即西天尾中学)读高中时,有一个周末放学回家路过“半洋”时,看到过这道佛光。当地有些民众也很幸运地看到了这道佛光。

  登上九华山顶,俯瞰四周群峰,连绵起伏,层峦叠嶂,这就是莆田传统二十四景之一的“九华叠翠”的风光。

  九华山顶北侧,有一片罕见的石林。其中一根石柱上遗留着疑似新石器时代的遗迹,俗称“虫文鸟篆”。

  九华山上,分布着西天尾镇下垞、林山、象峰三个行政村几十个村民小组。九华山北麓,还有白沙镇坪盘行政村及所属村民小组。九华山西麓,还有常太镇山门行政村尚联村民小组等。

  九华山中,现存多座古寺、古寺(院)遗址、遗迹。其中,最著名的要数下垞村的苦竹寺(及四座分寺)和林山村“林泉院”遗址、紫霄寺等。

  1990年12月,经国家文物局批准,福建省考古队对莆田市西天尾镇林山村“林泉院”遗址进行考古挖掘。

  1991年9月,中国体育科学学会与福建省体委、福建省武术协会在莆田联合召开“南少林寺”遗址论证会,来自全国各地的武术、历史、考古、宗教等学术界的专家经过论证,把林山村“林泉院”遗址“论证”为“武术界通称的‘南少林寺’遗址”。

  于是,莆田市西天尾镇林山村历史上遗留下来一直叫“林泉院”的遗址上,出现了一座一直以来备受各方质疑与争议的奇葩式的莆田“南少林寺”。

  据研究,中国历史上并没有“南少林寺”。“南少林寺”这个概念,是国人根据自己的文化认同习惯,首先把地处长江以北的河南嵩山少林寺当做(假设为、假定为)“北少林寺”,然后再依据这个假设、假定,衍生幻想、想象出一个与之相对应的子虚乌有的“南少林寺”的概念来。

  九华山下是美丽、富饶的兴华平原(俗称“莆田南北洋”)。在宽阔、肥沃的田野里,沟、河纵横交错。

  河、沟两岸,是一排排绿荫荫的荔枝树,成就了莆田市“荔城”的美名。

  平原外围,是水天一色的东海。

  莆田,这座海丝沿线的新兴城市,就坐落在东海和莆田九华山之间的兴华平原上。

  在莆田九华山区及周边山区里,还遗留着许多珍贵的海丝历史文化遗址、遗迹等,证明了海上丝绸之路曾经从莆田海域过往。而且,丝路船只还在海岸上装卸过货物呢。

  亟待莆田有关部门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保护、利用、传承。

  三、莆田九华山顶的石构建筑群及石刻文字

  不知在何时?莆田九华山被莆田民众尊崇为“仙公山”,九华山顶被尊崇为“仙公尾”。

  历史上遗留在仙公尾的石构建筑有“天门”、“天衢雲路”(及围墙)、“云端殿”、“圆觉院”和“鷰子洞”。这些(间、幢)建筑物上都有石刻文字(繁体字)。这些石构建筑和石刻文字,一直完整地保存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包括:

  山门“天门”及 对联:“德诫苍生千古远,仁施下界萬家安。”

  庙门“天衢雲路”及对联:“为帝为仙惟此至高无上,有山有谷如何欲去还留。”

  “云端殿”及殿柱上的对联:“峯叠九华朝帝阙,岩垂千载梦仙人。”

  “圆觉院”及院门对联:“南海头陀尋舊海,西天尾處见新天。”

  “鷰子洞”及洞门对联“巷陌乌衣谢;樓薹畵栋空。”

  此外,还有镌刻在四块花岗岩石块(条)上的文字,拼读起来是一首五言诗……

  据《莆田县志》记载,“鷰子洞”三字系清康熙年间莆田名士戴大宾秀才所书(这与鷰子洞原洞匾的落款时间一致)。

  这至少证明,莆田九华山顶的这些石构建筑建于(或重建于)清康熙年间。

  莆田九华山顶的云端殿、圆觉院、鷰子洞是莆田民众祭拜“仙公”的圣地。特别是鷰子洞,被当地民众尊崇为“仙公洞”。

  一年四季,一天到晚,不远百里、千里爬山涉水到山顶祭拜仙公、祈求仙公托梦的信众络绎不绝。香火旺盛。

  自1988年(或1989年)至前几年的二十多年间,这些建于(或重建于)清康熙年间的重要的建文历史文化建筑、建文文物,被当地(今莆田市荔城区西天尾镇下垞行政村王西村民小组)一个叫“陈天柱”的退休老人(原莆田县常太镇粮站干部或职工,前几年离世)恶意拆除、翻建、改建等破坏、毁坏,已造成无可挽回的损失。具体有——

  (一)陈天柱老人恶意拆除莆田历史上建造并遗留在莆田九华山顶的“圆觉院”,在它处建成一小间“紫竹院”。“圆觉院”匾额被毁,好在圆觉院门框上的石刻文字被复制了下来。

  (二)陈天柱老人恶意拆掉莆田历史上建造并遗留在莆田九华山顶的“鷰子洞”。在重建鷰子洞时,把原鷰子洞刻有落款时间的洞匾毁掉,换成现在没有落款时间的新洞匾。原洞门门框及石刻文字“巷陌乌衣谢;樓薹畵栋空”被毁,换成现在新的石构件及石刻文字。

  (三)陈天柱老人恶意拆掉莆田历史上建造并遗留在莆田九华山顶的“雲端殿”(“帝阙”),盗掘莆田历史上埋藏在“帝阙”(雲端殿)地下的几件可移动的建文器物及一些建文历史文献资料等。

  (四)陈天柱老人恶意拆掉历史上建造并遗留在莆田九华山顶的山门(“天门”)、庙门(“天衢雲路”), 改建成现在新的。原有的石构件、含石构件上面的石刻文字也都被毁掉。甚至连历史上建造并遗留下来的围墙也未能幸免,都被陈天柱先生差人拆掉、重砌。

  (五)陈天柱老人恶意破坏、毁坏莆田历史上遗留在莆田九华山顶的“棋盘石”(《莆田县志》里有关于这块“棋盘石”的记载。棋盘石为一块裸露在山上的天然花岗岩,花岗岩石面上雕刻了楚河、汉界及棋格。经研究,这块棋盘石是建文帝(等人)逃到莆田九华山顶“为帝为仙”时下棋用的),雇人把原棋盘石石面凿成现在的这副模样,原棋盘石石面已面目全非。

  四、陈天柱老人伙同其子陈文俊等人盗卖建文帝的玉玺等重要的国宝建文文物等犯罪事实

  陈天柱老人除了盗掘莆田历史上埋藏在莆田九华山顶“雲端殿”(“帝阙”)地下的一些可移动的重要的国宝建文文物(几件建文器物及一些建文历史文献资料等)外,还盗掘莆田历史上埋藏在莆田九华山顶“雲端殿”下方小石井井缝里(天然泉眼)的一方建文帝的玉玺(福州寿山鸡血石类型),伙同其子陈文俊(原名“陈文宗”,中共党员、福建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干部)等人实施盗卖。



  五、陈天柱老人侵占大量的由莆田民众(含外地信众)捐献给莆田九华山顶“仙公”的“香火钱”的犯罪事实

  陈天柱老人在莆田九华山顶搞开发期间,非但不及时向当地有关部门汇报自己在拆、建历史上建造、遗留在莆田九华山顶石构建筑群时发现的“建文帝逃到莆田九华山顶‘为帝为仙’”的历史秘密、真相,还在二十多年的时间里吸纳了大量的由莆田民众(含外地信众)捐献给“仙公”的“香火钱”。其中大部分的香火钱,被占为家有,供其家人享用等。

  六、陈天柱老人窒息莆田民众的智慧,对莆田市荔城区西天尾镇林山村原“林泉院”遗址被莆田有关方面曲解为“武术界通称的‘南少林寺’”遗址,负有“知情不报”的责任。

  七、陈天柱老人践踏了莆田民众对莆田九华山顶“仙公”的信仰之情,亵渎了神灵,人神共愤。

  四、莆田九华山是莆田红色星火的诞生地

  莆田九华山是莆田红色星火的诞生地,是莆田红色文化、革命文化的发源地。

  1926年,创建中共莆田第一个党团混合支部的陈国柱先生及其胞弟陈国桢烈士(“马共”领导人之一)就出生在九华山主峰后的下垞行政村王西村民小组。

  陈国柱前辈在莆阳大地上点燃了第一把红色火焰,随后,这把红色大火燃遍了闽中大地,直至全国解放。

  莆仙儿女为莆田的解放,为新中国的建立,洒出了自己的一份热血。

  五、莆田历史上半路冒出个“九华山”山名来

  莆田九华山是我国第三座以“九华山”命名的山峰。第一座在安徽,即安徽九华山。第二座在南京,即南京九华山。南京九华山因该山山顶有一座“小九华寺”而得名。

  据《莆田县志》记载,莆田九华山自当地有文字记载以来就叫“陈岩或陈岩山”。

  伴随这个名称由来的,是一个流传至今的传说。相传,汉代有两位道人从北方来到莆田,择山而居、修炼,最后都在山上羽化成仙。

  之后,当地民众就把胡姓道人居住、修炼、羽化成仙的那座山,叫“壶公山”。把陈姓道人居住、修炼、羽化成仙的那座山,叫“陈岩、陈岩山”。

  南宋诗人(词人、诗论家)刘克庄(1187年9月3日-1269年3月3日 )曾经游览过莆田“陈岩、陈岩山”并留下了一首诗——

  昔闻淘金井,今尝仙公水。身心俱清静,不知我是谁。

  这首诗证明南宋年间的莆田社会,还流传着仙公的传说。那么,今天的莆田九华山在南宋年间自然也还叫“陈岩、陈岩山”。

  究竟在什么时候,为什么要把这座自汉代以来就叫“陈岩、陈岩山”的高山改称为“九华山”呢?《莆田县志》里没有说明。

  经研究,莆田九华山还有“宁山”、“覆舟山”等隐称。

  我们知道“宁”是南京的别称。莆田九华山隐称宁山,暗示莆田九华山也是“南京九华山”;
  “覆舟山”是南京九华山春秋时期的称谓。在六朝时,覆舟山就是皇家花园,被称为“乐游苑”。 莆田九华山隐称覆舟山,暗示莆田九华山曾经也是“皇家花园、乐游苑”;

  此外,在莆田九华山南麓,有个地名叫“南京头”(今村民小组名)。在莆田九华山腹地,有座山叫“南京宝殿”山,还有座山叫“青蛙山”。在莆田九华山西侧约十公里的山区里,有座山叫“钟山”(今仙游县钟山镇名)等。

  这些地名、山名,多暗示莆田九华山与南京及南京的九华山、钟山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在莆田九华山西侧约十公里的山区里,还有一个叫“鲁头”(今仙游县游洋镇鲁头行政村)的地名,与莆田九华山南麓的“南京头”相呼应。

  我们知道,鲁是山东的别称。历史上的莆田人,设置这样的地名,是为了向后世暗示或传递,莆田“南京头”到“鲁头”之间的地方,就是“莆田的南京”。

  莆田历史上的先民们,为什么要在莆阳大地上设置这么多的密码来暗示后世,莆田大地上有个“南京”?莆田的“南京”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亟待莆田有关部门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保护、利用、传承。

  六、莆田九华山顶的圆觉院及石刻文字

  莆田九华山顶的圆觉院,坐落在庙门正对面。过去,游客一跨进庙门,就能看到三个悬挂在圆觉院大门上的大字:“圆觉院”(刻在一块石碑上)。再攀上几级石阶,圆觉院门上的石刻文字“南海头陀尋舊海;西天尾處见新天”就映入眼帘了。

  圆觉院及门上的石刻文字尤为重要,它记录了许多我们今天在史书上找不到的历史秘密、信息——

  “圆觉院”这个名称告诉我们,圆觉院这幢房屋是“南海头陀”最后“见新天”(觉悟的意思)的佛教寺院。这说明,几百年来被莆田民众当做“仙公庙”的莆田九华山顶的这些石构建筑群,其实是一座佛教寺院。

  这些石刻文字首先说明,莆田九华山顶的这位“仙公”,其实是一位皇帝,也是一位和尚;

  其次说明,这位和尚是从南海普陀山来到莆田九华山顶的,因此才会有“南海头陀”的雅称;

  再次说明,这位南海普陀山的和尚,是为了“尋舊海”(即寻找过去拥有的现在已经失去的许多东西),才来到莆田九华山区的。到莆田九华山区后,在九华山顶“为帝为仙”。

  最后说明,这位和尚在莆田“西天尾處”(即九华山顶)“见新天”(觉悟的意思),成为佛教历史上的一位鲜为人知的高僧大德。

  亟待莆田有关部门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保护、利用、传承。

  七、 “山门”“尚联”九华山顶的石构建筑群

  莆田九华山西麓(偏北方向)有条山谷,把九华山主峰和接壤的“尾营”山隔开。这条山谷,历史上遗留下来的名称叫“山门”(今常太镇山门行政村的村名)。

  “山门”的释义为:寺院正面的楼门,寺院的一般称呼。

  莆田历史上的先贤,之所以把莆田九华山西麓(偏北方向)的这条山谷称为山门,是为了暗示莆田九华山顶那些石构建筑群是佛教寺院的意思。

  为了便于后世理解他们的用心、用意,他们还把这条山谷东侧山坡(即莆田九华山西侧山坡)上的一个村庄(今村民小组)称为“尚联”(今常太镇山门行政村尚联村民小组)。

  尚联的意思、原意是“上联”,这是文言文通假字的应用,在文言文通假字中,“尚”同“上”。 我在研究这段历史过程中,经常碰到、发现这类文言文通假字的应用。

  山门“尚联”九华山顶的“帝阙”(云端殿)、圆觉院,以此说明九华山顶的“帝阙”(云端殿)、圆觉院等建筑群是一座佛教寺院。

  亟待莆田有关部门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保护、利用、传承。

  八、建文帝成了出家儿“应文和尚”

  莆田九华山顶的这位皇帝、“南海头陀”、“仙公”、“见新天”的高僧大德是谁呢?

  我家乡的一户乡亲在日常的生产、劳动中,从山上的一处关隘遗址中挖出了答案。

  1995年前后,我家乡的这户乡亲在山上的一处关隘遗址上开垦荒地时,挖到一块刻有唐代诗僧寒山(寒山子)的五言诗:“又见出家儿,有力及无力;上上高节者,鬼神钦道德”的石碑。

  石碑上的铭文还注解说,引用唐代寒山(寒山子)的诗,形容建文帝高尚的道德情操,比喻建文帝是上上高节者。

  寒山这首诗的大意是,(我)今天又看到一个青年男子出家当和尚了。不管他今后有没有能力当好和尚,这不是最重要的,一个人的气节操守才是最重要的。一个人的气节操守到了最高的时候,连妖魔鬼怪,各路神仙都钦佩他,敬重他。

  寒山这位富有神话传奇色彩的唐代诗僧和拾得和尚,传说是文殊、普贤转世。这首五言诗仿佛是寒山为几百年后被迫以“应文和尚”的身份、名义逃亡的建文帝量身定做似的。

  这块石碑上的文字,证明了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关于建文帝在靖难之役末期获悉南京金川门失守后按照明 朱元璋制定的“预案”,以“应文和尚”的法名、身份,从皇宫胜利大逃亡到神乐观的记载是真实的可信的。

  据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记载,建文四年夏六月乙丑,建文帝获悉南京金川门失守,想要自杀。在翰林院编修程济等人的劝说下,建文帝遵照爷爷明 朱元璋临终前为防他这个皇太孙有朝一日“临大难”而秘密制定的“逃亡预案”(或“遗旨”),以“应文和尚”的法名、身份,在首批九个近臣、随从(经研究,其中一个为“建文公主”)的追随下,经“鬼门”逃离皇宫。

  在“鬼门”外的河岸边,建文帝等人被明 朱元璋生前秘密派遣在此潜伏的神乐观道士王升接应到了神乐观。

  随后,吴王(建文帝的三弟朱允熥)教授(老师)杨应能(即“应能和尚”)、监察御史叶希贤(即“应贤和尚”)等十三个从“水关御沟”逃亡的近臣、随从也赶到了神乐观。

  建文帝一行人“会于神乐观之西房”后消失了……

  历史上遗留在莆田九华山顶石构建筑群上的石刻文字以及埋藏在莆田九华山上一些建文历史文化遗址、遗迹里的被当地村民在日常的生活生产劳动中不经意挖出来的石刻文字,不但证明了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关于建文帝从南京皇宫逃到神乐观的记载的真实性,还记录了建文帝从南京神乐观逃到南海普陀山成为“南海头陀”,为了“尋舊海”,又从南海普陀山逃到莆田九华山区,在九华山顶“为帝为仙”,把建文四年推演到“建文八年”, 最后在莆田“西天尾處见新天”的历史秘密、历史传奇。
  原来,600多年前,建文帝一行二十三人在南京“会于神乐观之西房”后并没有从人间蒸发,而是在朱元璋生前的秘密部署下,在神乐观道士王升等人的协助下,从燕王朱棣眼皮底下,从几十万燕军的包围中,神不知鬼不觉地秘密逃往南海普陀山。
  建文帝这个“应文和尚”因此多了一个“南海头陀”的雅称。
  这大概就是明 朱元璋为防建文帝有朝一日“临大难”而留在遗箧内的“朱书”内容:孙儿,皇帝当不成了,就去当和尚,到远离陆地的南海普陀山去,料想朱棣这小子一时半会也找不到。
  朱元璋都没想到的是,建文帝这个皇太孙还有点志气,不甘心在南海普陀山当一辈子和尚,而从南海普陀山逃到莆田“尋舊海”。而朱棣更是派出郑和,率领庞大的中国舰队、海军七下西洋(前六次),在全世界范围内搜捕、缉拿建文帝。
  从“建文四年”到“建文八年”,建文帝在莆田的这片土地上演绎了中国历史上最早的“一国两制”的历史。
  至少在“建文八年”以后,建文帝这个“应文和尚”、“南海头陀”在莆田“西天尾處见新天”(在莆田九华山顶觉悟的意思)。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建文帝这个应文和尚、南海头陀, 在莆田“西天尾處见新天”后,在中国历史上,在中国、世界佛教史上留下了空前绝后的传奇。
  亟待莆田有关部门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保护、利用、传承。
  九、 建文帝在苦竹寺当了和尚

  苦竹寺,坐落在莆田九华山主峰后的苦竹山鬼臼岩上。

  据《莆田县志》记载,唐武宗年间(公元841-846),六祖慧能的弟子千灵和尚奉六祖“逢苦即住,遇竹且居”的遗偈,到当地后创建了苦竹寺。

  苦竹寺始为石室,后不断扩建。现存遗址为清朝康熙年间苦竹寺吼庵和尚重建后遗留至今的。

  不知从什么时侯开始,苦竹寺把寺里的僧人分为上、下两房,上房叫“竹林东墅”,下房为“西厢禅房”。

  “竹林东墅”、“西厢禅房”这两个禅房名称,可能是中国所有的佛教寺院中,最富有诗意的禅房名称了。

  当地故老相传,苦竹寺千灵祖师曾经被“敕谥”为“苦竹寺千灵祖师”。

  敕,在封建时代,是与皇权联系在一起的,指皇帝的命令。谥,评给(多为已故者)的称号(也有称为、叫做的意思)。

  这说明,历史上有位皇帝曾经敕谥过苦竹寺为“苦竹寺”,敕谥过千灵祖师为“千灵祖师”。

  1950年,苦竹寺留守僧人在向当地政府申报寺产时,除申报苦竹寺本埠的寺产外,还申报了苦竹寺历史上曾经建造的四座“分寺”的寺产。

  这四座分寺分别依次建造在古时福州往还莆田的古驿道边上,间距都在五公里左右。它门是:白沙镇坪盘行政村陈洋村民小组内的陈洋寺;西天尾镇象峰行政村内的上黄寺;龙桥街道(原泗华行政村下郑村民小组)内的碑埔寺;还有后塘的虎腾寺。

  苦竹寺及苦竹寺的千灵祖师为什么能得到皇帝的敕谥?敕谥他们的这位皇帝是谁?还有,苦竹寺历史上为什么要在穿境而过的古驿道边建造这四座分寺?有什么用场?很少有人去探究。

  据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记载,建文帝带着(首批)九个近臣、随从(经研究,其中一个为年仅七、八岁的建文公主)逃亡,加上随后赶到的吴王教授杨应能(应能和尚)、监察御史叶希贤(应贤和尚)等十三个近臣、随从,计二十三人。再加上神乐观道士王升等人以及王升道士平常招募的一些能工巧匠,共计四十九人(其中不含建文帝及建文公主,这是历史上遗留在莆田九华山区一个叫“陪厝”的村民小组的历史信息),从南海普陀山逃到莆田九华山区后,在哪里落脚?

  当时的陈岩、陈岩山(今九华山)顶,可没有现成的“帝阙”、“圆觉院”,这些建筑(前身)是建文帝等人到九华山区后才开始建造的。

  根据苦竹寺故老相传的许多历史信息判断,应文和尚(建文帝)、应能和尚(吴王教授杨应能)应贤和尚(监察御史叶希贤)等五十一人就在苦竹寺落脚。

  随后,建文帝等人以苦竹寺(或说以今莆田九华山)为中心,在莆田九华山主峰东侧的今林山村“林泉院”(或遗址)上建造僧兵训练基地及建文军事指挥中心。以苦竹寺为幌子,在当时福州往还莆田的古驿道边,建造四座分寺。等等。

  清朝康熙年间,苦竹寺吼庵和尚重建的苦竹寺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被焚毁。

  前些年,寺里的一位老僧人在当地发动募捐,在旧址上建造了今天的这一小间屋子,延续苦竹寺的香火。

  亟待莆田有关部门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保护、利用、传承。

  十、苦竹寺“千灵祖师斗山魈”的传说

  苦竹寺有个“千灵祖师斗山魈”的传说在莆田民间广为流传。

  传说从苦竹寺被山魈占据说起,千灵祖师为了赶走山魈,从苦竹寺开始和山魈斗法,一直斗到到苦竹寺对面的莆田九华山顶。最后,千灵祖师用石船把山魈倒扣(一指:关押或镇压,二指莆田九华山也叫“覆舟山”)在莆田九华山顶的“鷰子洞”中。

  山魈的鲜血从鷰子洞下的那口石井里汩汩地流出来(我经过研究发现,这是一种特殊的暗示,待考古时再公之于众)。

  最后,山魈变成一只燕子,从“鷰子洞”中飞出来……

  我们知道,大凡传说,如嫦娥奔月、后羿射日、精卫填海等等,大都是人们想象出来的用来寄托人类某种情感的虚无缥缈的故事。

  但苦竹寺“千灵祖师斗山魈”的传说与众不同,传说中的地标物皆有迹可寻,如苦竹寺、苦竹寺对面九华山顶的鷰子洞、鷰子洞下面的那口石井,等等。

  经研究,苦竹寺“千灵祖师斗山魈”的传说其实是历史上的莆田人民编撰的浓缩版的靖难之役的战争故事。

  在这个传说中,起兵造反、篡夺皇位的朱棣最后在建文全国人民的声讨下,最终伏法,向建文帝磕头、认罪。最后被建文帝用石船倒扣(暗示莆田九华山也叫“覆舟山”)在莆田九华山顶的“鷰子洞”中。朱棣的鲜血从鷰子洞下的那口石井里汩汩地流出来。最后,朱棣(燕王)变成燕子,从鷰子洞中飞出来。

  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是一个美丽的谎言。它表达了历史上的莆田人民对朱棣目无法纪、犯上作乱、篡夺皇位、残酷杀戮的愤慨,也表达了历史上的莆田人民对建文帝的同情。

  亟待莆田有关部门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保护、利用、传承。

  十一、 “应文和尚”的舍利(即建文帝的遗骸)今犹在

  苦竹寺故老相传的历史信息还有:苦竹寺历史上的一位明朝和尚的坟墓如能被找到,苦竹寺将声名远扬等。

  苦竹寺历史上那位明朝和尚的坟墓,就是“应文和尚”的坟墓,也就是莆田九华山顶圆觉院石刻文字里的那位“南海头陀”的坟墓,是我国明朝第二代皇帝建文帝在靖难之役兵败后逃到莆田九华山区“尋舊海”后的皇陵。

  1972年,我在西天尾公社下垞大队苦竹小学上学期间,在苦竹生产队“南京宝殿”山水头埔水库里看到了一座较大的坟墓;

  两年后,西天尾公社的知青响应有关部门的号召,到苦竹生产队水头埔水库加高水库堤坝。在施工中,知青们发现水库里的那座坟墓是一位明朝和尚的坟墓,随即通过工地上的广播喇叭向大队领导报告。大队领导赶到工地后,发现这是一座空墓,就下令大家把这座空墓给刨平了。

  1983年秋天,我高中毕业后在当地一家村办企业务工,和同行政村的两位乡亲(键在)在九华山中的一个地标处,发现了苦竹寺历史上的吼庵和尚于清朝康熙年间埋藏在此地的苦竹寺明朝时期一个叫“应文和尚”的舍利……

  亟待莆田有关部门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保护、利用、传承。

  十二、莆田民众为什么要把建文帝这个“南海头陀”( 应文和尚)当做“仙公”呢

  根据《莆田县志》关于莆田九华山顶“鷰子洞”墨迹生成由来的记载,我们得出结论,莆田九华山顶的石构建筑群始建于(或重建于)清朝康熙年间。

  这时,明 朱元璋开创并延续了276年统治的明朝已经不复存在了。可能也因为这个原因,当时苦竹寺的吼庵和尚及莆田社会的一些贤达才在小范围内公开了二百多年前建文帝逃亡到苦竹寺当和尚及之后在莆田九华山顶“为帝为仙”的历史秘密、真相,这才有了莆田九华山顶的“天门”(山门)、“天衢雲路”(庙门)、“雲端殿”(帝阙)、“圆觉院”、“ 鷰子洞”等这些石构建筑群。

  疑问来了,明朝已经灭亡了,当时的莆田社会为什么还不敢把建文帝逃亡到苦竹寺当和尚及之后在莆田九华山顶“为帝为仙”的历史秘密、真相公诸于世或记载在当地的史料里呢?

  这可能与当时的社会背景有关,社会上的一些仁人义士在暗地里搞反清复明运动,九华山上的林山村“林泉院”遗址(今所谓的莆田“南少林寺”)旁有一座“红花亭”,就是最好的证明。清政府正在各地镇压反清复明运动,不能把建文帝和自己都给牵连进去。

  为了保守建文帝逃亡到苦竹寺当和尚及之后在莆田九华山顶“为帝为仙”的历史秘密、真相,同时也为了吸引莆田民众到九华山顶祭奠建文帝,当时苦竹寺的吼庵和尚及莆田社会的一些贤达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沿袭莆田九华山自汉代流传下来的“仙公”传说,把建文帝这个和尚当做“仙公”, 借壳上市。

  亟待莆田有关部门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保护、利用、传承。

  十三、建文帝等人在莆田创造遗留了大量珍贵的建文历史文化遗产

  众所周知,建文帝失踪是中国历史上的重大历史事件。研究发现建文帝逃到莆田“尋舊海”,是中国史学上的重大研究发现。
  建文帝等人在莆田九华山区及周边山区等地创造、遗留了大量珍贵的建文历史文化遗产。
  (一)建文帝(等人)逃亡时,为了逃命,没有时间、没有条件搬运、携带很多笨重(沉重)的金、银、银元这些钱财。
  建文帝(等人)逃到莆田九华山区后,为了筹集“尋舊海”(东山再起夺回皇位的意思)的经费,充分利用“海上丝绸之路”从莆田九华山下莆田海域经过及莆田毗邻“东方第一大港”(泉州“刺桐港”)的便利,在今西天尾镇下垞村“佛厝”创办“建文榨糖厂”,在碗洋村创办“建文瓷器厂”(即碗窑),在林山村开垦六、七千亩茶山……
  莆田建文史迹中的生产类遗存,与海上丝绸之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见证了600多年前莆田作为“海丝”沿线城市物资集散地的历史,是莆田市参与海丝申遗的重要物证,呼吁列入“海丝申遗”遗产点。
  (二)建文帝逃亡到莆田九华山顶“为帝为仙”时的帝阙、“见新天”的“圆觉院”及“天门”(山门)、“天衢雲路”(庙门)和“鷰子洞”等石构建筑群。
  以及以生活、居住在莆田九华山顶的建文帝为中心,在莆田九华山四周建造的旨在保护建文帝的许多关隘遗址、遗迹等。
  (三)建文帝逃亡到莆田九华山区后当和尚、落脚的苦竹寺及建文帝(等人)以苦竹寺的名义建造的四座分寺等寺院(含寺院遗址、遗迹)群。
  (四)以建文帝逃亡到莆田九华山区后训练僧兵的林山村“林泉院”遗址(今所谓的莆田“南少林寺”)为中心的(后)建文训练基地及军事指挥等遗址、遗迹,以及为保护这个中心而在四周建造的军事山寨群、关隘等遗址、遗迹群。
  (五)以建文帝的皇陵“南京宝殿”和建文帝亲手参与建造(象征性参与劳动)的“建文八年”的纪念碑——“青蛙山”为中心的遗址、遗迹群。
  (六)建文帝逃亡到莆田九华山区后,毋庸置疑地受到当时莆田官府的暗中支持和一些莆田民众的公开帮助,建文帝(等人)发动一些莆田民众在今莆田市涵江区大洋镇、庄边镇、新县镇、白沙镇等地山区,建造、遗留了大量的军事山寨等建文历史文化遗址、遗迹群。
  莆田历史上把这一带统称为“广业”,即指建文帝从南海普陀山逃到莆田“尋舊海”(东山再起)的事业。
  这一带也是莆田革命老区的集中地,到处是绿水青山,但要变成金山银山,路还很长。
  可喜可贺的是,600多年前,建文帝从南海普陀山逃到当地“尋舊海”,给后世留下了一笔厚重的、无可比拟的建文历史文化遗产。
  莆田建文史迹,今天已成为中华民族建文历史的惟一见证。填补了中华民族历史因朱棣的篡改而人为造成的历史片段的缺少。
  莆田建文史迹,是一处毋庸置疑的世界文化遗产,自信将很快被选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成为我国一处新的世界遗产项目。
  莆田建文史迹,将极大地造福莆田人民。亟待莆田有关方面转型升级为建文旅游胜地,早日造福莆田人民。
  因为当地史料没有记载等原因,很少有人知道这些建文历史文化遗产的生成由来、规模、分布区域、整体性、种类、数量、性质(功能)与历史、文化、文物价值等,已不断遭到破坏。亟待莆田有关部门的认知、保护和利用。
  呼吁莆田有关部门早日对建文帝逃到莆田“尋舊海”的历史秘密、真相及在莆田大地上创造、遗留大量珍贵的建文历史文化遗产的事实,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保护、利用、传承。
  为莆田“打造宜居港城,建设美丽莆田,创建美丽中国的示范区”的目标任务服务,为振兴莆田乡村战略服务。
  十四、建文帝奠定了莆田九华山在佛教历史上的崇高地位
  建文帝以“应文和尚”的身份逃亡,逃到南海普陀山后成了“南海头陀”。为了“尋舊海”,又逃到莆田九华山顶“为帝为仙”,最后在莆田“西天尾处(即九华山顶)见新天(即觉悟)”。
  这是中国、世界佛教史上的重大历史事件,是中国、世界佛教史上的重大研究发现,也是中国、世界佛教界的殊荣。
  晚清大臣、学者、末代皇帝溥仪的授读(老师)陈宝琛先生曾到莆田九华山区游览,可能窥测到莆田九华山顶石构建筑群上石刻文字里的秘密,知道建文帝出家当了和尚,为了“尋舊海”,又从南海普陀山逃到莆田九华山顶“为帝为仙”及最后在“莆田西天尾处见新天”的历史秘密、真相,在九华山上霞梧寺的一处石涯上题刻了一首诗:“悟彻心经法眼开,谛观华山似‘弥勒’。霞梧建坛咸典礼,西天尾处拜‘如来’”(小引号系作者所加)。
  由此可见,建文帝这个“应文和尚”在清朝康熙年间,在民国时期,已被社会上的一些人士尊崇到很崇高的地位。
  建文帝奠定了莆田九华山及山中的寺院群在佛教史上的崇高地位和荣誉。
  莆田九华山,将毋庸置疑的成为我国第六大佛教名山。
  亟待莆田有关部门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保护、利用、传承。
  十五、莆田九华山是建文帝这位高僧大德乘坐的“象舆”

  莆田九华山还有一个与佛教历史文化有关的隐称叫“象峰”。

  象峰,源自佛教历史上的一个著名典故。据记载,在古代印度,乘坐象舆(骑坐在大象背上)是最尊贵的出行方式。唐玄藏在古印度那烂陀寺学习时,因刻苦学习,深刻领悟佛教教义真谛而享受到了极其崇高的待遇,旅行可以乘坐象舆。在当时那烂陀寺的一万多名僧人中,包括玄藏在内,只有十个人可以享受到这种尊贵的待遇。
  莆田九华山隐称“象峰”,是暗示莆田九华山顶有一位像唐玄奘一样伟大的高僧大德,乘坐在“象峰”(即九华山主峰)这头“象舆”上。

  这位乘坐在莆田九华山(象峰)这头象舆上的高僧大德,就是被莆田民众习惯尊称为“仙公”的来自南海普陀山的“南海头陀”,他的法号叫“应文和尚”,这是他爷爷明 朱元璋在“遗旨”中给他起的法号,他就是中国明朝第二代皇帝建文帝朱允炆。

  因为莆田九华山隐称象峰的缘故,莆田九华山南坡的一条溪流叫“象溪”。

  在莆田九华山区腹地的轿头村民小组,还有一座山(或一个山坳)叫“罗延里”。

  我们知道,罗延,即那罗延,意译为金刚力士。佛教称那罗延为那罗延天或毗纽天(即“毗湿奴天”、遍入天),并说他常与阿修罗王争斗。

  把这座山(或这个山坳)命名为“罗延里”,是暗示今天轿头村民小组的先祖,曾经是追随建文帝逃亡到莆田九华山区的主要近臣之一。据轿头村民小组流传下来的历史信息,我们知道,这个人就是吴王教授杨应能,明 朱元璋在“遗旨”中给他起的法号叫“应能和尚”。

  在莆田九华山主峰西北侧“南京宝殿”山及“青蛙山”(亲挖山)北侧,有一片很平坦的山坡地,这片山坡地很明显是当地历史上的先民们平整过的,后来被开垦为田园,地名叫“鸟来呜”。

  我小时侯曾陪长辈们到鸟来呜田园里(这片田园通常冬季放空)放牛,这个奇怪的名称,从小就在我心里烙下了印记。多年以后,当我研究建文帝逃亡到莆田九华山区这个历史秘密、历史真相时,也曾想破解这个地名的含义,但一直未能解开。

  后来,我才从安徽九华山地藏王菩萨身上找到答案。

  地藏王菩萨,即金乔觉(696-794),系新罗( )僧人,俗称金地藏。唐贞元十年(794年),金乔觉99岁,忽召众徒告别,趺跏圆寂。相传其时“山鸣石陨,扣钏嘶嘎,群鸟哀啼,地出火光。”

  “鸟来呜”这个地名就源自这个典故,是群鸟来哀啼的意思。呜即哀叹、低声哭泣的意思。

  群鸟为什么飞到“南京宝殿”山“鸟来呜”这个地方来哀啼、低声哭泣呢?它们为谁哀啼,为谁低声哭泣呢?

  为埋葬在“南京宝殿”山上的一位明朝的和尚,这位和尚是“应文和尚”,也就是莆田九华山顶石刻文字里的那位“南海头陀”,在莆田“西天尾處见新天”的那位高僧大德——中国明朝第二代皇帝建文帝朱允炆。

  ……

  亟待莆田有关部门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保护、利用、传承。

  谨以此文献给筹备中的第五届世界佛教论坛,预祝第五届世界佛教论坛在莆田胜利召开。



  附一:

  公开用实名举报中共党员、福建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干部陈文俊同志(等人)涉嫌盗卖国宝建文文物及通过其父陈天柱先生(已故)侵占大量的由莆田民众(含外地信众)捐献给莆田九华山顶“仙公”的“香火钱”的严重违纪违法的事实

  中共中央(2018)第一巡视组(巡视福建):

  一、举报人“高廉洪”简介

  高廉洪(曾用名:高镰洪、高鼎点),莆田市西天尾镇下垞村上岭村民小组人,1965年出生,1981年从原莆田县军民中学初中毕业,1983年从原莆田县第十五中学(即西天尾中学)高中毕业,全日制十年制高中学历。1984年底依法到福建舟桥某部服役,1987年底从该部退伍返乡。农民工,现在泉州市务工。联系电话:(0)13365985877。

  百度或360搜索:“高廉洪”或《建文帝下落之谜的谜底被揭开》、《建文帝逃亡到莆田九华山顶“为帝为仙”》、《建文帝逃亡到莆田》、《建文帝胜利大逃亡》、《图解建文帝失踪之谜》、《建文帝成就了我国第六大佛教名山》等作者“高廉洪”的简介。

  二、被举报人(涉案嫌疑人)“陈文俊”同志简介

  陈文俊同志,中共党员,福建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干部。


  陈文俊,原名“陈文宗”,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出生在原莆田县西天尾公社下垞大队王西生产队(今莆田市荔城区西天尾镇下垞行政村王西村民小组),系王西村民小组陈天柱先生的第二子,排行老三,上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

  陈文俊同志的中学在莆田二中(关键词)就读(初中第一学期可能在其它中学就读?),后考上福建省林学院(今福建省农林大学前身之一),毕业后被分配到原崇安县(今武夷山市)林业局工作,曾担任该局付局长。

  可能在这期间,陈文俊同志把原名“陈文宗”改成现名“陈文俊”。关于陈文俊同志更名一事,大多数乡亲们几乎连听都没听说过。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陈文俊同志被调到龙岩市地质矿产局工作,后又被调到福建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工作至今。

  三、陈文俊同志(等人)涉嫌盗卖其父陈天柱先生盗掘的重要的国宝建文文物及通过其父之手侵占大量的莆田民众(含外地信众)捐献给莆田九华山顶“仙公”的“香火钱”的严重违纪违法的事实

  约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陈文俊同志(等人)涉嫌盗卖其父陈天柱先生在莆田九华山顶“雲端殿(“帝阙”)”地下盗掘的重要的国宝建文文物。这些珍贵的建文文物,由陈天柱先生亲自送往时在龙岩市地质矿产局工作的儿子陈文俊处,再由陈文俊同志(等人)实施盗卖。


  陈文俊同志还涉嫌通过其父陈天柱先生侵占大量的由莆田民众(含外地信众)捐献给莆田九华山顶“仙公”的“香火钱”,从1988年(或1989年)其父陈天柱先生从原莆田县常太镇粮站退休回乡到莆田九华山顶“仙公庙”搞开发后开始,直至前几年陈天柱先生去世,前后持续了二十多年。

  (一)陈文俊同志的父亲陈天柱先生,解放前(或后)从原上海大夏大学毕业。陈天柱先生在大学期间,因和同学打篮球伤了(失去了)一只眼睛。陈天柱先生毕业后在原莆田县“莆一厂”工作了很长一段时间,临退休前几年,才从原莆田县莆一厂调到原莆田县常太镇粮站工作。

  (二)1987年底,我从福建某部退伍返乡。不久,村支书带我到涵江去拜访一位乡贤。回家时,老支书邀我顺路到陈天柱先生工作的原莆田县常太镇粮站小坐片刻,我因此认识了陈天柱先生。尔后,我们三人结伴一同从常太镇回下垞村。

  在回家路上,我听到陈天柱先生向村支书提出,第二年退休后想到(莆田)九华山顶搞开发(莆田九华山顶隶属下垞村管辖),当时村支书回答要和村里的另一位副支书商量一下。期间,陈天柱先生还提到,他在常太镇工作期间,在当地听到明朝一位皇帝逃到下垞的传闻。

  (三)1988年(或1989年),陈天柱先生退休返乡后在当时下垞村领导的同意下,到莆田九华山顶“仙公庙”搞“开发”。

  当时,莆田历史上建造、遗留在莆田九华山顶“仙公庙”的石构建筑群中,除了“鷰子洞”洞顶部分坍塌需要修缮外,“雲端殿”、“圆觉院”等石构建筑仍然保存完好。但在随后的“开发”中,这些珍贵的建文历史文化建筑、建文文物,被陈天柱先生陆续肆意拆、建等破坏、毁坏,已造成无可挽回的损失。


  (四)1995年前后,陈天柱先生雇请十几个当地村民(民工),把历史上建造、遗留在莆田九华山顶的好端端的“雲端殿”(即“帝阙”,经研究,帝阙前身是建文帝逃到莆田“尋舊海”后居住、生活、办公的地方)拆掉重建。在拆解过程中,民工们在雲端殿地下发现了一只莆田历史上埋藏的铁箱(经研究,这只铁箱可能是清朝康熙年间莆田社会的一些贤达在建造或重建该殿时埋下的),陈天柱先生听到这件事情后,马上叫这些人到下面来喝茶、休息,自己上去把铁箱收藏起来。

  (五)陈天柱先生在莆田九华山顶搞开发期间,不但不及时向当地政府相关部门汇报自己在开发中发现的“建文帝逃亡到莆田九华山顶‘为帝为仙’”的历史秘密、真相,主动向当地政府相关部门上交莆田历史上埋藏在“雲端殿”(“帝阙”)地下的几件可移动的重要的国宝建文文物(器物、建文历史文献资料等),还伙同其子陈文俊等人把这几件重要的国宝实施盗卖,把一些珍贵的建文历史文献资料实施藏匿等。

  (六)陈天柱先生为了中饱私囊,在莆田九华山顶搞开发的二十多年时间里,除了肆意破坏、毁坏莆田历史上建造、遗留在莆田九华山顶的许多重要的建文历史文化建筑、建文文物,盗掘、盗卖(伙同其子陈文俊等人)莆田历史上埋藏在“雲端殿”(即“帝阙”)地下的几件可移动的重要的建文文物(器物),藏匿一些珍贵的建文历史文献资料外,还以重建莆田九华山顶的这些石构建筑,新建一些设施为由,吸纳了大量的由莆田民众(含外地信众)捐献给莆田九华山顶“仙公”的“香火钱”。其中大部分的“香火钱”被陈天柱先生占为家有,供其家人购车、购房等享用。

  (七)陈天柱先生为了私利,故意隐瞒在莆田九华山顶开发中发现的“建文帝逃亡到莆田九华山顶‘为帝为仙’”的历史真相,致使莆田有关方面把林山村“林泉院”遗址即建文帝这个“应文和尚”、“南海头陀”从南海普陀山逃到莆田九华山区“尋舊海”后沿用(及重修、重建)的训练僧兵的后建文军事训练、军事指挥中心遗址当做“武术界通称的‘南少林寺’遗址”。

  (八)陈天柱先生窒息莆田民众的智慧,践踏莆田民众对莆田九华山顶“仙公”的信仰之情,人神共愤。

  四、陈文俊同志身为中共党员、国家干部,在得知其父陈天柱先生到莆田九华山顶“仙公庙”搞开发时发现的“建文帝逃亡到莆田九华山顶‘为帝为仙’”这一重大历史真相后,不但没有劝阻其父停止开发,及时向当地政府相关部门汇报情况及上缴挖掘的莆田历史上埋藏在““雲端殿”(即“帝阙”)地下的几件重要的国宝建文文物(可移动的建文器物),还把这些文物实施盗卖等。

  五、陈文俊同志是典型的“两面人”。几年来,陈文俊同志在得知、看到本人研究发现“建文帝逃亡到莆田九华山顶‘为帝为仙’”及在当地创造遗留了大量珍贵的建文历史文化遗产的历史秘密、真相后,在得知本人不断向各级党政及相关部门信访反映“建文帝逃亡到莆田九华山顶‘为帝为仙’”及在当地创造遗留了大量珍贵的建文历史文化遗产这一重大研究发现后,非但不主动向党组织坦白交代自己违纪违法的犯罪事实,争取从宽处理。还用其盗卖重要的国宝建文文物(器物)及二十多年来通过其父侵占大量的由莆田民众捐献给莆田九华山顶“仙公”的“香火钱”的非法所得及孳息等雄厚的财力,四处活动,阻扰、打压本人。并勾结黑恶势力,花重金雇黑佣恶,欺凌、侵害、残害本人,欲致本人于死地,企图掩盖——


  (一)陈文俊同志企图掩盖“建文帝逃亡到莆田九华山顶‘为帝为仙’”的历史秘密、真相;

  (二)陈文俊同志企图掩盖“建文帝逃到莆田‘尋舊海’”后在莆田九华山区及周边山区创造、遗留大量珍贵的建文历史文化遗产的事实真相;

  陈文俊同志企图阻扰这些珍贵的建文历史文化遗产应及时得到莆田有关方面的抢救和保护,阻扰这些珍贵的建文历史文化遗产为莆田人民所用,造福莆田人民。

  (三)陈文俊同志企图掩盖其父陈天柱先生生前严重破坏、毁坏莆田历史上建造、遗留在莆田九华山顶的珍贵的建文历史文化建筑、建文文物的犯罪事实;

  (四)陈文俊同志企图掩盖其父陈天柱先生生前盗掘莆田历史上埋藏在莆田九华山顶“雲端殿”(即“帝阙”)地下的几件可移动的重要的国宝建文文物(器物)给自己盗卖的犯罪事实;


  (五)陈文俊同志企图掩盖其父陈天柱先生藏匿一些重要的建文历史文献资料的犯罪事实;

  (六)陈文俊同志企图掩盖其父陈天柱先生生前侵占大量的由莆田民众(含外地信众)捐献给莆田九华山顶“仙公”的“香火钱”的犯罪事实;

  (七)陈文俊同志企图掩盖他本人涉嫌盗卖几件重要的可移动的国宝建文文物(器物)及通过其父侵占大量的由莆田民众(含外地信众)捐献给九华山顶“仙公”的“香火钱”的犯罪事实。


  六、本人已公开呼吁福建省纪律检查委员会、福建省监察委员会早日对中共党员、福建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干部陈文俊同志实施纪律审查、监察调查。

  详见(百度或360搜索)《中国第六大佛教名山在哪里——莆田九华山告诉您》(续)、《建文帝成就了我国第六大佛教名山》一文的结尾部分。


  七、2016年3月,我用实名(高廉洪)向莆田九华山顶属地莆田市荔城区西天尾镇派出所主持工作的杨明越教导员寄送书面材料,报告下垞村王西村民小组陈天柱(已故)一家人涉嫌故意毁坏、盗窃、贩卖、藏匿国宝级建文文物的重、特大案情及线索,并确认他已签收。但不久,他被调离,此事也不了了之。

  八、本人愿积极协助、配合纪检、监察部门和公安机关侦破此案,依法追回建文帝的玉玺等重要的国宝建文文物,使“建文帝逃亡到莆田九华山顶‘为帝为仙’”的历史秘密、真相早日大白于天下,使建文帝等人在莆田九华山区及周边山区创造、遗留大量珍贵的建文历史文化遗产早日得到有关部门的抢救和保护,为莆田人民所用,造福莆田人民。

  九、欢迎媒体予以公开报道,如因本人举报不实所引发的所有法律责任,由本人一人承担。谢谢!



  二0一八年五月十四日

  附二:
  本人的信访历程——
  2016年3月3日,本人用实名(高廉洪)向当地公安机关书面报告涉案嫌疑人涉嫌故意破坏、盗窃、贩卖建文文物的重、特大案情及线索。
  2016年4月15日,本人向莆田市文管办信访反映该情况。
  2016年4月21日,本人向中共福建省委、省政府、省人大、省政协四套领导班子领导信访反映该情况。
  本人同时向中共福建省委宣传部信访反映该情况。
  本人同时向中共莆田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协信访反映该情况。
  本人同时向中共莆田市委宣传部信访反映该情况。
  本人同时向中共荔城区西天尾镇党委、政府信访反映该情况。
  本人同时向中国佛教协会信访反映“建文帝在靖难之役后以‘应文和尚’的法号、身份逃亡。逃到南海普陀山后成了‘南海头陀’。为了‘尋舊海’,又逃到莆田。最后在莆田‘西天尾处(即莆田九华山顶)见新天’(觉悟的意思)”的重大情况。
  2016年4月22日,本人向莆田市申遗办信访反映该情况。
  2016年4月25日,本人向莆田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分管文物的蔡明贤副调研员)信访反映该情况。
  2016年8月1日,本人向莆田市荔城区文管办信访反映该情况。
  2016年9月1日,本人向新上任的中共莆田市委林书记和中共莆田市委副书记、李代市长信访反映该情况。
  2016年9月2日,本人向中共莆田市荔城区委、区政府信访反映该情况。
  本人同时向莆田市荔城区文体局信访反映该情况。
  2017年5月5日,本人向国家文物局信访反映“‘建文帝逃亡到莆田’暨在莆田创造、遗留大量珍贵的建文历史文化遗产”的情况……
  详见(百度或360搜索):“建文帝逃亡到莆田”后创造遗留了多少历史文化遗产;“建文帝逃亡到莆田”后创造遗留了多少历史文化遗产(二);建文帝胜利大逃亡的随记。

  二0一八年五月十四日




  作者简介:高廉洪,曾用名:高镰洪、高鼎点,莆田市西天尾镇下垞村上岭村民小组人,农民工。1965年出生,1981年从原莆田县军民中学初中毕业,1983年从莆田县第十五中学(即西天尾中学)高中毕业,全日制十年制高中学历。同年赴武汉(汉口)考点参加了中央戏剧学院的招生考试(戏剧文学创作系)。1984年底依法到福建舟桥某部服役,期间参加过该部举办的军地两用人才(新闻写作、摄影专业)的培训、学习,从事过文书和新闻报道工作,参加过中央戏剧学院举办的戏剧文学创作和北京电影学院举办的电影文学创作的函授学习,1987年底退伍。曾参与过几种工作历练。2000年到东南沿海某报旗下的期刊从事广告工作,后参与该报旗下广告公司责任经营一段时间。曾致力于城市文化、体育、全民健身等活动的策划、推广、执行工作。现主要从事建文帝逃到莆田“尋舊海”的历史秘密、真相的研究及该系列影、视题材的挖掘、策划工作。资深、自由策划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