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当前位置:首页 > 煮酒论史 > 正文

《洪武大帝朱元璋》精编版-第四十二集 李善长失宠[3]

时间:2018-05-17 00:03:57 来源:www.028huahui.com 作者:华辉网 阅读:
  朱元璋说:“标儿,那你回宫去吧。回宫之后让太医诊治诊治,你要多休息休息啊!”
  朱标站起身向朱元璋略一施礼,说:“儿臣向父皇告辞了。”

  朱标、冯胜走后,朱元璋把目光移向了晋王朱㭎。
  朱元璋给朱㭎说:“朱㭎啊,朕没有召你回京师,你怎么自作主张回应天了?”
  朱㭎说:“父皇,儿臣在山西太原很想念您,所以一念之差就随太子回应天了。”
  朱元璋慈爱地望了望朱㭎,说:“朱㭎啊,以后你想回应天的时候,必须事先向朕请旨,不能再擅作主张了,这次回应天朕就不责怪你了,下不为例。你在应天住上几日,就回封国去吧?”
  朱㭎有些不高兴地说:“父皇,儿臣遵旨!”

  乾清门外,华盖殿内。
  朱元璋正在办公,太监赵成进来报告说:“陛下,李太师李大人他想见一见您啊!”
  朱元璋思虑片刻,说:“让李太师进见吧!”
  李善长向朱元璋行了叩见之礼后,坐在了朱元璋身边。
  朱元璋望了望李善长,说:“善长啊,你来见朕,有什么事情吗!”
  李善长望了望朱元璋,说:“陛下,臣来见圣上也没有什么事,只是想给您说点小事。臣的私亲丁斌因贩卖私盐犯了罪,论罪他应该徙往边疆,臣想请陛下网开一面,看能否让丁斌留在应天啊?”
  朱元璋有点不高兴,说:“李彬之事你不是给朕说过吗,朕没有答应你对李彬网开一面,而今日你又为此事来见朕。善长啊,你身为太子太师,竟为一个小小的囚犯数次讲情,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李善长有些害怕,惶恐地说:“陛下,臣并无他意,臣只是不想让丁斌到边疆去受苦受累,如果圣上不能恩准,就让丁斌徙往边疆吧!”
  朱元璋说:“朕执法严明,你是不是不知道啊!朕不是不给你这个面子,朕想来想去,确实不能对丁斌网开一面啊!试想,如果朕这次给了你面子,将来其它的文武官员他们的亲戚犯了罪,他们都来说情,朕都网开一面,那日后大明朝会变成什么样子,朕制订的《大明律》不就没什么用了吗?”
  李善长望了望朱元璋,说:“皇上圣明,圣上所言很有道理啊!”
  朱元璋停了停,说:“李太师,你先回去吧,不过,朕也让你放心,丁斌之事朕会很好处置的!”
  李善长站起身,说:“陛下,臣就向您告辞了。”
  朱元璋点了点头,说:“那你就先回府去吧!”
  李善长向朱元璋告辞后离去。
  李善长走后,朱元璋朝外面大声说:“赵成!”
  赵成应声来到朱元璋面前,说:“奴才在。”
  朱元璋望了望赵成,说:“你速去传旨,将囚犯丁斌送到朕这里,朕要亲自审问丁斌!”
  赵成向朱元璋略一施礼,说:“陛下,奴才遵旨!”

  华盖殿里。
  朱元璋正在审讯丁斌,朱元璋坐在一张龙椅上,他身边站立着几位侍从,丁斌带着刑具跪在朱元璋的面前。
  朱元璋用严厉的目光望着丁斌,说:“丁斌哪,你知道审问你的是谁吗?”
  丁斌诚慌诚恐地说:“罪臣听说是当今的皇上!”
  朱元璋点了点头,说:“你知道朕是当今的皇上就好,人们常说,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朕今日审讯你,你要如实交待,你如果不如实交待,你就犯下了欺君之罪,犯欺君之罪可是要被杀头的啊!”
  丁斌害怕地说:“陛下,罪臣不敢欺骗圣上,罪臣一定如实说啊!”
  朱元璋点了点头,说:“丁斌哪,昔日你曾在胡惟庸家做过事,朕问你,如今在朝大臣中,谁过去与胡惟庸来往密切啊?”
  丁斌思虑片刻,说:“陛下,如今在朝大臣中,李存义父子与胡惟庸来往密切!”
  朱元璋点了点头,说:“丁斌,其它还有谁啊?”
  丁斌望了望朱元璋,说:“陛下,其它的大臣有给胡惟庸来往密切的,不过他们都在胡案中受牵连而被杀了!”
  朱元璋点了点头,说:“那些被杀的,朕知道,你就别说了!”
  朱元璋停了停,给侍从们说:“你们将丁斌带回狱中,宣李存义父子来这里,朕要见一见他们父子俩!”
  众侍从同声说:“陛下,奴才遵旨!”
  华盖殿里。
  朱元璋正在召见李存义父子,他们两人坐在朱元璋对面的椅子上。
  朱元璋望了望李存义父子,说:“存义啊,有人说你们父子俩昔日与胡惟庸关系密切,朕让你们来,不是治你们的罪,而是想了解一下,胡案中李太师是否事先知道胡惟庸谋反的事,此事事关重大,你们要如实给朕说啊!”
  李存义思虑片刻,说:“陛下,昔日胡惟庸有谋反之心后,他就让我暗地里拉笼李太师参与谋反之事,我到了李太师府上把胡惟庸的意思告诉了李太师,李太师听了我的话说,胡惟庸这么做是家灭九族的事,他不愿意参与此事。后来,胡惟庸又派杨文裕去劝说李太师,杨文裕给李太师说,等事成之后,胡丞相将在淮西封你为王,李太师还是不同意,但心有所动。再后来胡惟庸又亲自去劝说李太师,李太师还是不同意,又过了一段时间,胡惟庸又让我去劝说李太师,李太师叹声说,存义啊,我已经老了,我死后,你们自己去做吧!”
  朱元璋沉重地点了点头,说:“看来,胡惟庸谋反之事,李太师事前是知道的啊!”
  李存义父子同声说:“陛下,是的,李太师事前是知道的!”
  朱元璋停了停,又说:“李善长是朕的元勋国戚,他事前知道胡惟庸谋反而不及时禀报给朕,他这么做是大逆不道啊!”

  乾清门外,华盖殿里。
  朱元璋与文武大臣升朝仪式,朝会已接近尾声了。
  朱元璋望了望众人,说:“交章!”
  御史交章出班说:“陛下,臣在。”
  字幕:御史交章
  朱元璋望了望交章,说:“交章哪,胡惟庸之案你曾参与过审理,朕问你李太师是否知道胡惟庸谋反之事?”
  交章说:“陛下,李存义父子所言全是事实啊,李太师家奴卢仲谦亲耳听说李太师与胡惟庸言谋反之事。臣已带来了当时卢仲谦的口供啊!”
  交章从怀中拿出一份口供交给了朱元璋。
  朱元璋接过口供看了看,说:“你当时为什么不把这口供出示给朕哪?”
  交章说:“陛下,当时上朝的时候,户部尚书范敏向圣上禀报李太师与胡案有牵连的事,圣上念李太师往日功大,不予追咎李太师的过错了,臣当时顺着圣上的旨意行事,所以也就没把这份口供交给圣上啊!”
  朱元璋点了点头,说:“是啊,朕当时是说过这样的话啊!”
  交章退入班中。
  朱元璋望了望众人,说:“善长是朕的重臣,又是皇亲国戚,朕当慎重行事。今日所议之事就这么多了,退朝!”
  众大臣先后向宫外走去。
  (待续)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