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当前位置:首页 > 煮酒论史 > 正文

《洪武大帝朱元璋》精编版-第四十三集 蓝玉谋反[4]

时间:2018-05-17 00:04:54 来源:www.028huahui.com 作者:华辉网 阅读:
  朱元璋下决心地点了点头。
  这时,庆童太监进来报告说:“陛下,一位校检要见您啊!”
  朱元璋说:“让那校检进见朕吧!”
  庆童向朱元璋略一施礼,说:“陛下,奴才这就去传旨!”

  便殿里。
  朱元璋正在召见校检,朱元璋坐在一张龙椅上,那位校检站在朱元璋的面前。
  那校检给朱元璋说:“陛下,奴才得知太傅蓝玉蓝大人私下贩盐引茶引各万余引,牟利数百万贯,与军中心腹私分了啊。”
  朱元璋有些吃惊地望了望那位校检说:“朕问你,这消息是真的吗?”
  那校检说:“陛下,这消息是真的,奴才愿意以身家性命作担保哪!”
  朱元璋点了点头,说:“那你下去吧!”
  那校检说:“陛下,奴才告辞圣上了。”后离去。
  校检离去后,朱元璋朝外边大声地说:“庆童!”
  庆童应声来到朱元璋面前,说:“陛下,奴才在!”
  朱元璋说:“庆童啊,你马上去传旨,命刑部侍郎黄琛来见朕!”
  庆童说:“陛下,奴才遵旨。”

  便殿里。朱元璋与刑部侍郎黄琛正在密谈,二人面对而坐。
  字幕:刑部侍郎 黄琛
  朱元璋给黄琛说:“黄琛啊,朕决定用铲除胡党的办法除去蓝玉一党,朕准备先调回带兵在外的冯胜、傅友德、王弼、常昇,然后再召蜀王回京。朕先给你这位刑部侍郎透个信,你再给朕想想办法啊!”
  黄琛点了点头,说:“陛下,臣遵旨!”

  一条土路上。
  冯胜、傅友德率一支大队人马在向应天方向行进着,他们二人骑着马走在队伍的最前面。
  冯胜给傅友德说:“傅将军啊,陛下突然召我们进京,这一定是有要事与我们商议啊!”
  傅友德心事重重地点了点头,说:“是啊,我也有这个感觉啊!”

  应天。黄琛府邸。一间密室里。
  黄琛与蒋瓛二人正在边饮酒边谈话。两人面对而坐。
  蒋瓛说:“黄大人啊,你今日让我来有什么事情吗?”
  黄琛点了点头,说:“我让你来我这里当然有事情吗,不但有事情,还是一件不小的事情哪!从前呢,咱们两人私交不错,不然的话这事我也不一定告诉你呢!”
  蒋瓛有些急切地说:“谢谢黄大人,这是什么大事呢?”
  黄琛放低声音说:“如今冯胜将军、傅友德将军还有王弼、常昇、蜀王都已陆续到京了,现在圣上一切都已布置完毕了。圣上主意已决,准备除去你假父蓝玉,如果蓝玉一倒,以后你该怎么办哪?”
  蒋瓛有些吃惊,说:“是啊,这以后我该怎么办哪?”
  黄琛说:“这办法还是有的吗,平日里,你假父蓝玉都做些什么,你心里最清楚吗,你不如先将蓝玉的所作所为禀报给圣上,或许圣上会网开一面,保全你的啊!”
  蒋瓛思虑了一会儿终于点了点头,说:“黄大人,事到如今,我也只有这么办了!”

  蓝玉府内。一客厅里。
  蓝玉一人坐在一张案几旁边饮酒边思虑着什么。
  蓝玉自言自语地说:“我听说冯胜、傅友德等几位将军突然回京了,难道圣上对我有所觉察了吗?今日我先称病不上朝,先看看动静再说吧!”

  乾清门外。华盖殿里。
  朝会已结束了,众文武大臣们正向殿外走着,不大一会儿,殿中只剩下朱元璋、蒋瓛两人了。
  朱元璋坐在龙座上,望了望蒋瓛说:“蒋瓛哪,别人都回府去了,你怎么不回去啊?”
  蒋瓛向朱元璋略一躬身,说:“陛下,臣有事要向您奏报啊!”
  朱元璋点了点头,说:“什么事啊?你说给朕听吧!”
  蒋瓛望了望宫内的侍从们欲言又止。
  朱元璋朝侍从们挥了挥手,众侍从们先后退下了。
  侍从们退下后,蒋瓛给朱元璋说:“陛下,我愿意大义灭亲,向圣上揭发我假父蓝玉的阴谋。假父蓝玉与曹震、张翼、陈桓、朱寿、曹泰、张温诸列侯、都督密谋欲在二月十五日圣上在正阳门外劝农时谋反,请皇上给予查处!”
  朱元璋听后非常吃惊,他停了好大一会儿,才说:“蒋瓛哪,你刚才说的话全是真的吗?”
  蒋瓛说:“陛下,我说的话全是真的,绝无半点虚假!”
  朱元璋望了望蒋瓛,然后点了点头,说:“蒋瓛哪,你说的事朕已记住了,你回府去吧!”
  蒋瓛向朱元璋略一躬身,说:“陛下,臣告辞了!”
  蒋瓛走后,朱元璋自言自语地说:“蒋瓛是蓝玉的义子,蒋瓛所言不会有假。朕现在只好就动一动蓝玉等人了。朕马上命任全子、黄琛带着朕的手谕先将蓝玉等七人逮捕,然后再会同大理寺审讯他们!”

  刑部府衙里。
  刑部尚书任全子与刑部侍郎黄琛正在议事,二人面对而坐。
  任全子给黄琛说:“黄大人,陛下命我们去国公府捉拿蓝玉,这可不是一般的事情啊,为免生风波,最好由您亲去为好啊!”
  字幕:刑部尚书任全子
  黄琛点了点头,说:“任大人,蓝玉如今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而我只是三品官阶,平时我又与蓝府没什么来往,如果我冒然前去蓝府,说不定守门的官不会让我进去哪!我认为还是任大人出面为好,如果事前走漏了风声,蓝玉等人跑了,你我可都是担当不起啊!”
  任全子说:“黄大人所言也有道理吗,那好,我就亲自前往蓝府了!”

  应天城内。一条路上。
  任全子带着几个校检等一班人在路上走着。

  蓝玉府邸大门口。
  字幕:蓝玉府
  任全子一帮人在这里停了下来。
  一校检走上前给守门官递上任全子的名帖,说:“刑部尚书任大人有私事要见一见蓝大人,请您给国公通报一声哪!”
  那守门官望了望任全子等人,说:“我家国公爷今日正与诸列侯会面,不准闲杂人打扰,小人怎敢不遵国公爷的吩咐,让你们去见他呢,要不你们改日再来吧!”
  任全子从轿子上下来,按住怒气,从袖里取出一些钱钞塞给门官,笑着说:“我有重要私事要见一见蓝大人,万望你给通报一下,如果国公爷责怪你,我就负全责吗!”
  那门官把钱数了数,分了一半给另一个门官,然后给他说:“你去通报一声吧!看国公爷接见不接见啊!”
  另一位门官说:“好啊,那我到里面去看看吧!”

  蓝府门口。
  那门官出来给任全子说:“任大人您进去吧,只限您一人,其它人在门口等候吧!”
  任全子点了点头,然后给众人说:“你们在此等候,我一个人进去!”
  任全子言毕,一个人向蓝府内走去。
  (待续)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