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当前位置:首页 > 煮酒论史 > 正文

[巫]-中华文明发展史上的首批思想家

时间:2018-04-15 22:23:03 来源:www.028huahui.com 作者:华辉网 阅读:
  说起巫婆,也许大家最先想起中学课本学习的《西门豹治邺》。两千多年前的战国时期,西门豹任邺守(邺在今河南安阳市北,河北临漳县西的漳河沿岸),通过调查,发现那里的官绅和巫婆勾结在一起残害少女、危害百姓,弄得老百姓家破人亡,民不聊生的事实,便设计除迷信,兴水利,使邺地重返繁荣。

  在《西门豹治邺》这个故事里面,巫婆很可恶、可恨,将他们扔到河里喂鱼一点也不为过。但是,你知道吗?“巫”这个职业在中华民族史上,对我国的文明发展可是起到了不可磨灭贡献的。

  远古时代,生产力极度不发达,所谓“刀耕火种”更为形象。先民对大自然的认知基本是空白,对电闪雷鸣、旱涝地震、日食流星等均懵懂无解,因为无解所以恐惧,因为恐惧所以求助。于是,那些所谓通识占卜学问的人就成了大家求助的对象,这些人也就成了中国发展史上第一批心灵工作者,时人称之为“巫”。
  去过殷墟的人或对殷商历史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已破解的甲骨文中,占卜占了绝大比例。小到刮风下雨、生儿育女,大到皇位继承、军事战争均有占卜的案例,说“无事不占”也一点不为过。但这些仅限于王族,占卜的“巫”地位也是极高的。为什么呢?毕竟他们可以通天地之神,是天人交流的中介呀,一般人怎么会有这个资格。就像太平天国运动里的洪秀全与杨秀清一样,洪秀全自称是天父二儿子,奉天父之命下凡诛妖,谁知杨秀清直接来了个天父附体,比洪老大更厉害,洪也只好乖乖的敬着杨,毕竟天机不可泄露,如果当时洪嫌弃杨占他便宜而直接办了杨,上帝附体岂不成了儿戏,谁还会信你所谓的“拜上帝教”?

  言归正传,“巫”在从事这项工作中,也发明了许多道具。比如动物壳,其中上上品为龟壳。他们在占卜时将龟壳背面钻凿灼烧,使正面出现裂纹,这些裂纹称之为“兆”,预示着吉凶祸福。现在我们经常说征兆、吉兆等就是由此而来。另外一种道具叫“筮草”,弄上几十根,通过不同的排列组合,能够算出不同的结果。算法比较复杂,我也看不懂。他们利用这些道具来占卜国家的军国大事。从出土的甲骨文来说,他们给我们留下了当时社会的思想、文化等有极高历史价值的东西,但在当时,这些卜辞一般人是看不懂和不让看的,占卜完后直接封存国家档案馆。

  占卜的神圣性和知识性,注定了他们要肩负更重要的使命和责任。比如祭祀、记史。反正体面得事儿都有他们来完成,一时风光无限。
  但是至高荣誉的背后也意味着高风险,古时候不是喜欢祭祀吗?那时候祭祀可没现在这么简单,上点鸡鸭鱼肉了事;那时是需要活人祭的。为了表达对上天或先祖的敬重和崇拜,祭品的地位越高,也就更能显示祭祀人的诚意。谁最厉害?当然是无所不能的巫。于是在甲骨文卜辞中,可以找到许多关于杀巫覡以求雨的记载。好在到了周朝,随着文明的发展,祭祀品逐渐改成了猪牛羊等,他们也不用再整天提心吊胆的做事了。

  文明,预示着人类社会认知的进步,不管是对自身还是自然现象。“敬鬼神而远之”,“尽人事而知天命”等主张的出现,昭示着单纯靠占卜主导一切活动的时代的结束,“郁郁文乎哉”时代的来临,巫们慌了,面临着失业的危机。为了出路,他们走上了不同的探寻之路,一部分成了西门豹治邺的“巫婆”、“巫师”,靠愚弄百姓为生;一部分开始炼丹修仙,走上了方士之路;他们玩的是帝王,千古一帝秦始皇不就是粉丝一族吗!但毕竟有这样一部分人,不甘于堕落,开始研究思想、天文等学术上的事儿,不管动机如何,他们毕竟做了有利于社会科学的发展事儿,此时,他们已悄然转变了身份,不适合再喊为巫了,我们称之为“士”。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