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当前位置:首页 > 煮酒论史 > 正文

神奇六爻解密西南异俗之二

时间:2018-04-15 22:23:57 来源:www.028huahui.com 作者:华辉网 阅读:
  天地否
  象曰:天地不交,否。君子以俭德辟难,不可荣以禄。
  《象辞》曰:天地隔阂不能交感,万物咽窒不能畅釜,这是否卦的卦象。
  大象:天气上升,地气下降,天地之气不交,主闭塞不通。

  海阳大师,鎏月,婉清三人乘坐清早的飞机从沪都出发,中午时分到达婉清的小城镇,又坐了一个小时的大巴才抵达村口,自古蜀地多秀美,婉清的老家坐落在蜀中名山--方山,此山素有小终南,小峨眉的美称,因其由99座峰组成,而且四面八方远眺皆成方形,由此而得名“方山”。

  8月底的方山一片金稻飘香,树木郁郁葱葱,绿得透光,满目黄绿交接,似乎在宣示着生命的旺盛与饱满,农民们都在忙着收割水稻,稻田里人们三五成群,割水稻的,递稻把的,操作打谷机的,各自分工,好生和谐之感。

  


  海阳大师数十年堪舆风水走南闯北,对于各地风土人情司空见惯,倒是鎏月这个在国外比国内还呆得多的洋姑娘,睁着好奇的眼睛东张西望,四处猎奇。天天吃着白花花的大米,竟不知道原来农民收割稻谷是这样繁杂辛苦。

  烈日炎炎,稻田片片,都在赶着最佳的太阳照射时间将稻谷好生收割晾晒。家家户户房前都有一片大空坝,铺满了一层金灿灿的谷粒,似一副副金色画卷铺展开来,妙不可言!

  

  婉清在前面带路,跑得汗流浃背,时不时回头看看海阳大师和鎏月有没有跟上,婉清这辈子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上司会以这种方式拜访她的老家,还带来了大贵人。

  沿着弯弯曲曲的田边小路,再穿过一个池塘就到了婉清的家,那是座新式小洋楼,正好坐落在方山脚下。小楼的瓷砖红白相间,两层高,有个宽敞的院坝,院里栽种了梨树和橙子树,还有各种蔬菜。秋天正是丰收的季节,树上挂满了绿绿的水梨,黄黄的橙子。

  


  鎏月是真的打心眼里爱上了这座美丽又有趣的小山村,村民自给自足,足不出户便能品尝到最鲜美的瓜果蔬菜,空气清新到能清晰地嗅觉出果香与稻香,小洋楼背靠青山,前临池塘,山绕水,水映山,山水相依,灵秀唯美。

  婉清的外婆坐在梨树下的竹椅上乘凉,侧对着院子入口,没有察觉到有三个人走进了院子,鎏月也是置身画中全然忘记了此行的目的,感觉如梦似幻,仿佛走入了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不知今是何世。若不是老太太愁眉深锁的凄婉表情触动了鎏月,恐怕她一时半会还回不了现实中,更是忘却了那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难缠厄运。

  婉清轻轻唤了声外婆,老太太回过头来,看到外孙女回来了,喜不自胜,赶紧站起身来,过来拉住婉清:“小清,你可回来啦,你妈妈还在住院,你爸爸在医院守着,就我一个人在家,咱家的稻谷也没法收割,只好承包给人家了!”婉清听了这话,禁不住泪光闪闪,握着外婆的手宽慰道:“外婆,别担心,妈妈很快就会出院的,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位远道而来的客人,这位是海阳大师,他可是个了不起的风水大师哦!这位是我们公司的外贸总监鎏月姐,我的顶头上司!他们二位不辞劳苦奔波千里就是为了破解咱们家的奇怪霉运!”老奶奶听完,从头到脚打量着海阳大师,表情似信非信,但还是不失热情地招呼着:“稀客哟!小清,赶紧给客人端凳子!”

  婉清外婆端出了她早上熬好的绿豆粥,给他们解暑散热,又提着篮子到院里摘了好些新鲜生梨和橙子给他们品尝,民风民情,别具风味。

  海阳大师和鎏月刚坐下没多久,村里的老人们都过来看热闹来了,他们听路边田野里干农活的村民说婉清带着两个从沪都来的人到村里了,都想来看看是什么稀客。

  婉清把海阳大师和鎏月此行的目的告诉了大家,老人们听说是来化解丧事随礼第100号厄运的,都纷纷打开了话匣子,讲述起了他们或是亲身经历,或是亲眼所见的因丧事随礼第一百号而引起的厄运侵扰。

  海阳大师和鎏月着实大开眼界,很多闻所未闻的故事竟然真实地发生在了这个灵气秀美的山村,老人们你一言我一语,很快就聊到了太阳下山,这才依依不舍各自回家做饭去了,海阳大师脑海里充斥了各种因丧事随礼第一百号而引发的奇闻异事,一时难以消化,更无头绪,打算上方山走一走,静一静,看看能不能提取些有用的思路。

  婉清知道海阳大师初来乍到,对地形和山路并不熟悉,对海阳大师说道:“大师,咱们方山风景独特,山路众多,我来给你带路吧,咱们踏着夕阳而出,沐着月光而回,你一定能尽兴而归的!”

  鎏月听着这么美妙的意境,无比向往,同时她也很想参与到海阳大师那千丝万缕不得解的思考中去,希望能尽自己一份力,于是雀跃地说道:“我也想感受一下这神奇方山的魅力,我跟你们一块儿去!”

  说着话,三人兴致盎然地往方山走去,婉清细心地带了些水果干粮,另外还备了把手电筒,山中土生土长的姑娘,确实对爬山比较有经验。

  海阳大师和鎏月看得出婉清平静表情后藏匿的纠结痛苦,她是希望海阳大师能够完完全全地放松身心,然后想出一个万全之策,这其实也正是海阳大师和鎏月兴起爬山的初衷。

  披着夕阳的余晖,三人似那塑了金身的观音缥缈游走于山间小路,越往山内,越是云气出没,仿若仙境。

  

  自古名山藏古刹,方山也不例外,三人一路走过涓涓细流的慧知池,又经过泉水叮咚的听泉池,到达了千年古寺云峰寺,云峰寺之寺龄,已有一千二百多年了。它始于唐,兴于宋,毁于元,明复建,清鼎盛。兴盛时期,“方山云峰四八寺,黄瓦红墙绿海中”。几经沧桑,最后只剩下老、中、新云峰三寺了。

  婉清摇身一变成了专业导游,详细地介绍着她的家乡方山,到了中云峰寺之时,海阳大师和鎏月从婉清的介绍中明显感到应该是到了山中镇山之宝的地方,因为婉清的情绪看起来已经分外激动,声音也格外响亮:“三寺中最神奇要数中云峰,因为寺内供有方山独有的“黑脸观音”, 据说是因为某个德行败坏的劣绅韩氏葬了骨灰在咱们方山这块风水宝地,此后整座寺庙鼓不响,钟不鸣,把观音菩萨的脸都气黑了,由此而有了“黑脸观音”。”

  


  海阳大师听完哈哈笑道:“婉清,这个只是传说,观音早已无欲无贪更无嗔,不会生气的!”

  婉清转着黑溜溜的眼珠问:“嗯?什么?大师,你说观音为什么不会生气了?”

  海阳大师耐心解答:“贪嗔痴慢疑是佛教所说的五毒心,其中的嗔就是生气的意思,不灭五毒心是不能跳出三界做菩萨的,所以说观音是不会生气的。心经说: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身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这是佛家的五蕴皆空。

  老子说: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畋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是以圣人为腹不为目,故去彼取此。这是道家的抱素见朴。佛道都有共通之处,劝诫世人克制自己,不要被欲望牵引,无戒不能生定,无定不能发慧。” 

  婉清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带着海阳大师和鎏月慢慢走在了下山的路上,倒是鎏月,听了海阳大师一席话,受益匪浅,不由自主地点头相应,海阳大师这几天已经在一点一点地将自己的修行心得和八卦案例的解析整理给鎏月看,鎏月俨然已是海阳大师的门生弟子了。

  


  晚霞散去,三人带着各自的心得体会回到了婉清家中,外婆已经做好了一桌可口的饭菜,乡村野味实在鲜美,大饱口福后婉清安排海阳大师住进了二楼哥哥的房间,让鎏月与自己同屋,也在二楼,外婆因为年纪大了,她的房间一直在一楼,三人奔波了一天,很快都沉沉地睡去。

  第二天刚天亮,海阳大师便早早醒来,洗漱完毕后,拿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铜钱,走到了二楼客厅里的木桌前,开始静心打卦。

  鎏月最先觉察到门外铜钱在桌上敲击的清脆声响,也很快起床洗漱好,敏锐聪慧的鎏月待到第六次铜钱落定后方才打开房门进入客厅,深怕中途打扰了海阳大师。

  海阳大师听到房门响动回头一看是鎏月,说道:“鎏月,你来得正好,我刚刚就丧事随礼100号的厄运缘由起了一卦,你来一起看看。”

  


  “你看此卦,天地否,世爻为厄运受害者,临妻财,代表礼金;应爻临白虎,代表丧事,即亡灵。

  六合卦,说明此厄运异俗由来已久。

  世爻卯木被上下两个官鬼夹住,而应爻戌土正是两个官鬼午火和巳火的墓所,即亡灵所在地;卯戌相合,当礼金在第四爻卯木暗动时,正好生出两个官鬼火,继而化父母戌土墓所。

  而此卦第四爻正是八卦的十二循环余四,得数字100;同时,卯也是十二地支的八次循环再余四,也得数字100。正是逢一不出头,逢百不存留的大凶之兆!”

  海阳大师两眼放光地继续说道:“问题的关键不仅仅是在第100的排序号,且看应爻戌土和世爻的墓所未土相刑,说明两家曾经存在过隔阂或者纷争,等婉清醒来,咱们问问她是否确有其事,如果是的话,我想我有化解办法了!”

  鎏月看着卦,听着海阳大师的详细解析,似懂非懂,毕竟还在初级阶段,看不懂那许多的细节,忽然屋内传来婉清的尖叫:“妈妈,快来!妈妈,快来!”

  鎏月赶紧进屋查看情况,发现原来是婉清做噩梦,鎏月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手,婉清感觉到手里传来的温度忽然醒了,满头大汗。她无比惊恐地对鎏月说:“我梦到有人把我的手和脚都绑起来了,无论怎样我都挣扎不开,我拼命想睁眼看看怎么办,可是连眼睛都睁不开,我只有不停地叫我妈妈过来帮我,可是感觉声音也喊不出来!鎏月姐,这种感觉好绝望好无助!”

  鎏月抱着婉清拍拍她的背,安慰说:“没事了没事了,只是个梦而已,赶紧去洗个澡清醒清醒!”

  婉清听话地点点头,起身洗漱去了,鎏月走出去跟海阳大师说了刚才的情况,大师说目前他们家各种状况不断,有时候人的梦境可以给我们指引,等下咱们让婉清打个卦看看。

  婉清洗漱好出来客厅,看到海阳大师和鎏月都在,还没等他们开口,她急不可耐地述说起来:“鎏月,我总觉得这个梦好蹊跷,我从来没做过这种梦,这会不会是什么预兆呀?难道是鬼上身?”

  海阳大师看出了婉清的万般疑惑与恐惧,拿出了铜钱对婉清说:“来,婉清,咱们打一卦吧,别在那瞎猜了!”

  婉清聚精会神地摇掷铜钱,脸上还带着刚刚洗澡留下的水珠,像朵在水中静静绽放的白莲花,只是这花儿被惊吓过度,打不起精神了。

  卦象出风泽中孚之泽风大过,本卦变卦都是游魂卦。

  海阳大师有意培养鎏月,想看看她研究过这么多卦例解析后有何收获,于是问鎏月:“鎏月,你来解析一下此卦吧!”


  


  鎏月专心地看着卦象,然后说道:“大师,此卦用神应该是应爻父母巳火,世爻就是婉清,这个卦有两个三合局,世爻在外卦,合成亥卯未木局;应爻在内卦,合成巳酉丑金局。金克木,应爻克世爻,断吉凶的话恐怕对婉清来讲是凶吧?”

  海阳大师听着鎏月自己都不敢确定的语气,对鎏月说道:“你分析的两个三合局是对的,金克木也是对的,但是此卦并不是凶卦,而是吉卦!”

  鎏月瞪大了双眼问道:“啊?吉卦?不是应爻克世爻吗?为什么是吉卦呢?”

  海阳大师笑笑,慢悠悠地说道:“这是个忧虑卦,子孙是喜神,官鬼是忧虑,子孙冲克官鬼,意为婉清忧虑之事很快将会解决!”

  婉清喜极而泣,大声呼道:“大师,你说的是真的吗?是不是你对丧事随礼100号的厄运有化解办法了?”

  海阳大师保守地回答道:“还有些信息需要确认,咱们先下楼去问问外婆,另外你今天要去医院看望你妈妈吗?”

  婉清随即回应:“我昨晚给爸爸打过电话了,妈妈目前情况还算稳定,下午我姨妈会去医院替换爸爸,所以爸爸等下也会回来。爸爸让我不用担心妈妈,让我专心把化解的事情办好。”

  海阳大师点点头,三人一起走下楼,没想到老人家比他们都起得早,早已把丰盛的早点准备好,大家都入席就坐,席间,海阳大师问婉清外婆:“老人家,你们家跟吴大爷家的关系怎么样?”

  婉清外婆说道:“都是乡里乡亲,没有特别近的关系,但也没有闹过什么大矛盾。”

  海阳大师眼神里闪过一丝失落,略带思索地继续吃着早点,这时婉清爸爸到家了,因为婉清的姨妈一大早就去医院替换他,所以婉清爸爸就赶紧从医院赶回来。

  看到家里几人其乐融融坐着在吃早餐,几天来的抑郁心情云开雾散,笑眯眯地招呼着客人:“婉清,这就是海阳大师和你领导齐总监吧!真是稀客呀,你们多吃点哦,千万不要客气!”

  海阳大师和鎏月都热情回复道:“许爸爸你也一起吃早点吧!”

  许爸爸乐呵呵地回复道:“好嘞,走了好一段路,是有点饿呢!”

  席间许爸爸不停地给海阳大师和鎏月夹菜,时不时询问:“二位从大都市过来,在咱们这小山村还住得惯吗?要是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你们尽管开口哦!”

  许爸爸热情好客,性格豪爽,是个挺讨人喜欢的中年大叔,海阳大师把问过婉清外婆的相同问题又问了一下许爸爸,因为这个是唯一可以化解的线索,他不能放过任何可能性。

  没想到刚刚还笑咪咪的许爸爸一下子脸僵住了,回复道:“几十年来,两家关系都不错,但是去年婉清妈妈是跟吴大爷发生过一些不愉快,说起来都是两只羊惹的祸,那时候咱家里养了两只羊,有一次这两个畜生不小心挣脱了绳索,跑到吴大爷的菜地里把他种的菜都吃光了,吴大爷特别生气,跑到咱家里来大闹了一场。

  我那时候在城里做木工,不在家,婉清外婆那段时间也住在婉清舅舅家,家里就婉清妈妈一个人在家,她家里家外的事情也很多,吴大爷刚开骂的时候她还道歉,但吴大爷不依不饶,婉清妈妈实在受不了吴大爷喋喋不休的大声谩骂,也开始不讲道理起来,她跟人家吴大爷说菜是那羊吃的,你要骂就去骂那对羊!

  就因为这个事,吴大爷直到死去都没有搭理过咱家!对了,海阳大师,你怎么会想起来问咱们两家的关系?这件事情其实只有吴大爷,婉清妈妈还有我知道,吴大爷连他儿子都没说!”

  许爸爸感觉不对劲,忽而继续问道:“难道说这次的丧事100号厄运跟这个纠纷还有关系?”

  海阳大师点点头:“事情到现在就比较清楚了,丧事随礼,逢百不存留,第一百位送礼的本就是大凶之兆,而如果随礼人家和过世人家还曾经发生过不愉快,那大凶的力量就更是汹涌来袭。”

  许爸爸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其实我们发现自己是第一百位送礼的人家时,就已经去过吴大爷坟前祭拜过,没想到还是没能逃脱厄运!那海阳大师,目前有啥化解办法没有呀?”

  海阳大师胸有成竹地回复道:“许爸爸,你别担心,只要原因找到了,化解就好办了,你这两天守着婉清妈妈也够累了,早点休息一下,我等一下画个符,今夜子时再做个法,这一次的厄运就算终结了!”

  海阳大师随即补充道:“许爸爸,为了避免今后这类事情再发生,你去跟村长说一下,今后无论谁家办丧事,礼簿上第一百位先填上一个已故人的名字,避免这种煞气再殃及世人。”

  事情初步有了解决方案,许爸爸拍手称快,赞不绝口:“海阳大师不愧是大师级人物呀!这么快就找到了祸根,还把咱们村存在若干年的奇怪风俗一次性杜绝掉!真是佩服佩服!海阳大师,您说咱们这荒野山村的农民该怎么感谢您呀?”

  海阳大师笑笑:“许爸爸,您别客气,只要婉清能够无所挂碍地工作,那就是帮了我大忙咯!因为我和鎏月很快要去趟英国,任务艰巨,归期未定,鎏月公司的出口生意得全靠婉清打理,我虽是帮你们化解厄运,其实也是帮我自己清除后顾之忧嘛!这些是应该做的,您别客气!”

  许爸爸乐呵呵地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一个劲说着:“我一定让婉清好好工作,海阳大师和齐总监,你们就放心出国吧!”

  说着话,许爸爸开心地去杀鸡宰鸭去了,用最朴实的方法感谢这两位贵人的相助。

  饭桌上剩下这几个人开心地你看我,我看你,一片喜悦祥和!这和谐的气氛被海阳大师的电话铃声给打破了,接起电话海阳大师说起了流利的英语,那纯正的英式口音听得鎏月和婉清这两个英语专业出身的科班人士都目瞪口呆。

  原来是海阳大师的老朋友英国记者Michael的电话,说是已查探到梅花易在伦敦的准确位置,希望海阳大师能尽最快速度飞往伦敦。

  挂完电话,鎏月和海阳大师相视一笑,从此便要开启仗剑走天涯的寻宝路程,满心欢喜,同时也忧虑重重,不知这一路将会有什么在等待着他们……

  预知后续精彩,请关注鎏真子微信公众号或者添加鎏真子微信 liu-zhenzi


  

标签: